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學了法律當專業,每天都會很心累…

誒…用手機發文要配圖…
 懷桑好萌好讓人心疼呀但真心冷的要哭了 QvQ
私心萌曦懷但有可能不會寫進去

想著自己自足然而沒有文筆QvQ

但還是試著寫了一點,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我有病的腦洞的寫的非常非常爛,只是一些腦補的情節,不知道會不會要後續…

((유∀유|||))

《韜光養晦》

楔子

全文繁體注意
ooc ooc ooc注意
以下正文開始↓

封棺大典上,看著緩緩被埋入地下的兩口棺木,聶懷桑恭敬地跪下,兩邊都叩了三叩,嘴裡輕聲的念著什麼。

“對著殺害兄長的仇人他還跪的下去啊?”

“呸呸呸,別亂說話,看沒看見這弔唁會場裡三層外三層的聶家精英?聽說那斂芳尊就是那邊跪著的清河三不知給設計弄死了”

另一人插嘴進來“難怪前些天聽說有金光瑤的餘黨攻入聶家,通通都被打了一頓捆著丟了出來”

“這麼說來,聶懷桑這十幾年來都是韜光養晦不是空口無憑呢”

“是,那是,但不覺得他心機比起金光瑤,說不定還更深一層,令人毛骨悚然嗎?”

“話也不是這麼說…一個是親哥,一個是三哥,相信他也是不容易的,你看他方才磕頭磕得那叫一個誠心啊,況且這事,最難以接受的該是藍家的宗主,澤蕪君了”

“啊…聽說就是因為這樣,澤蕪君傷心的都不想來送赤峰尊最後一程了,兩條人命,都是兄弟”

最先開口的那人接話道“唉,誰人不知前輩們這段傳為佳話的結義之情,卻不想……”

他們這三個小輩站的離中心遠,這廂耐不住這壓抑的氣氛,低聲交頭接耳了起來,旁邊一位年齡稍長的聽見他們的談話,警告道“安靜點,別背後語人是非”

仙家各門來忌喪的人望著那兩口被符印畫滿的棺材,封符貼的密不透風,可那可怖的怨氣仍像能透出封符直衝天際一般,望之令人膽顫心驚。聶家沒沒無聞這麼多年,從來也沒誰見過聶家竟有這麼多高手,將這大典會場圍得嚴嚴實實。各家見狀都不敢鬆懈,喪禮的哀傷氛圍都被這肅殺之氣沖淡了不少。

聶懷桑埋葬兄長的單薄身軀,看上去頗為無能的怯懦表情,讓不少人憶起已故赤峰尊的剛正不阿,嫉惡如仇,無不唏噓不已,心中徒留寒意,對著站得端正得體的聶怀桑,更是生出一份戒心與敬意。

各家勢力從來都在變動中,一家起一家落,有心人已摩拳擦掌盯上那新登上家主之位的金家小公子,幸災樂禍準備趁虛而入——

含光君藍忘機同魏無羡無緣出席封棺大典,但好些閒言閒語流傳挺快,倒是一字不落全都聽了去
“呵,真是深喲這一潭黑水,不知道又要被攪成什麼樣了,藍家還有你能震的住,就是苦了金凌了…”

藍忘機淺色的雙眸望過來,好聽的嗓音開口道:你若不放心,我也會多照看的”

沉浸在怨懟與傷懷種種複雜感情中的金凌此刻只覺如芒在背,江澄偷覷了小侄子都快繃得抽筋的臉部肌肉,不著痕跡的往前站了一步,低喝“挺直腰桿!我不可能一輩子當你的靠山!”

金凌知曉江澄有心鼓勵他,不由得又想起那個會因為察覺他的寂寞而送他狗的叔叔,眼眶一紅忍住淚水,心道:如今這個人已不存在了……。

他相信金光瑤也想當個好人,然而他選擇了一條險惡異常的路,造就了今天這個身敗名裂的結果。

思及此,金凌望著聶懷桑的目光又複雜了起來。

所幸這場封棺大典的焦點不是金家小宗主,眾人的目光很快又回到聶懷桑身上。

聶懷桑親自看著一鏟一鏟的土蓋上棺木,直至再看不見封符的一點痕跡,這十幾年來,他經常夢見兄長的背影,夢見自己在夢裡喊著;
“懷桑就快能為您報仇了,大哥”
“大哥,我培植了很多親信,他們幫了我很多,聶家會興盛起來的”
“大哥,我錯了,你回頭看我一眼吧…”
而如今,他對著大哥的棺木,說道:
“大哥,原諒我吧…我終究活成了你最討厭的樣子”

评论(4)
热度(28)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