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

一樣是夜風大大的圖,手機發文得配圖好麻煩→_→

《細水長流》cp曦怀

來蹭個小短篇,大家覺得懷桑若是會樂器的話他會學什麼呢(我第一反應是琵琶呢哈哈哈)

腦袋裡永遠裝著奇怪的梗❤(ӦvӦ。)

✣其實藍大是很浪漫又直接的
✢細水長流的戀愛
✢ooc是個永恆的東西,私設滿滿已經救不回來了

正文開始↓

藍曦臣額上的卷雲紋隨著從山底吹上來的風輕輕飄在腦後,蒼勁有力的手,執著玉簫,立於山岡之上,與這湖光山色融為一景,倒真有股上仙下凡的脫俗感。

身為藍家宗主,藍曦臣本是沒有這遠眺雲海吹一曲悠悠簫聲的空閒的。

只因今日是聶明玦,他大哥的祭日,兩個平時天各一方的宗主才有機會短暫聚首體驗人倫,莊重的祭拜完後,兩人也不急著回去,就爬上山腰上的涼亭。

雖說清談會也有機會相聚但人多嘴就雜又事關兩家面子,為了讓老…藍啟仁活得長壽一點,曦懷二人在人前相處也只能說公事,嘴裡談著走屍並用眼神交流,比平時見不著更累人。

魏無羡曾評論他們這樣的相處模式太平淡,簡直跟廟裡的僧人一樣,肉都吃不著

——我說兩個大男人你們至於這麼禁欲嗎?看看我們藍二哥哥,一張冷的冰凍三千尺的臉,上我可熱情的很!

藍曦臣別有深意的看了弟弟一眼,藍忘機立刻窘迫的轉過頭去。

聶懷桑狡黠一笑正欲開口跟他抬槓——

藍曦臣就一手攬過他的肩,溫潤低沉並且不失藍家之禮的回道:魏公子放心,我們之間,沒有禁欲這種事,只是選擇了這樣的相處方式霸了,況且,我從不忍耐的。

聶懷桑剛開了一半的嘴僵化了,倏地老臉一紅,恨不得鑽地下去。

魏無羡一聽有戲立刻促狹的拍拍聶懷桑,調笑道:兩位宗主,不容易啊不容易…

藍忘機趁機捂住魏無羡的嘴,防止他再說出什麼齷齪的話。

……

聶懷桑站在藍曦臣身後,思緒飄忽,回過神來見他低眸斂起氣息旋律一轉,換了首曲,聶懷桑聽著陌生,心想:大概又是新譜的曲,等著我給他評鑒呢~

這歲月靜好的氣氛令他心中陡然一歎:我以前就是讓這樣一個男人給我撐腰啊,若是知道澤蕪君的意中人是曾經的清河三不知,世上多少女子都要失戀了。

想著想著就笑了出來,還越笑越大聲

聽見身後的動靜,藍曦臣放下手上的簫疑惑地回過頭來,正好撞進聶懷桑那盛滿眷戀的雙眸,腳步一頓,目光一沉——

回過神來,他已經抓著人吻了上去,聶懷桑的手環上他的肩,他將手臂繞過懷中人的腰,唇齒交纏,一瞬的分離後又倏地纏上,吻了許久才捨得分開,但是抱著的手還緊緊的沒鬆開,聶懷桑得了甜頭更是將整個人的重量都靠在藍曦臣身上。

他這個懶勁讓藍曦臣無奈的笑出聲來,低頭蹭了蹭懷中的人。半晌開口道:

懷桑,若有一日,你我都不再為這凡塵瑣事所絆,你可願陪我共覽這萬千山水,一曲琵琶一聲簫……”

聶懷桑從他胸膛裡拔出來眨眨眼睛打趣他道:“曦臣哥,你這是要求婚嗎?”

(不要這麼直接啊聶大宗主)

“懷桑…我是認真的”

聶懷桑聞言收起玩笑的心態“……願意啊,一生一世一雙人,那麼好的事。哈哈,但是你叔父可能會氣死,到時我可不負責”

你那麼認真的問的話,我怎麼捨得說不呢,曦臣哥哥

“到那時我們也已經不是宗主了,就隨著藍湛他們逍遙人間吧”

“也是呢”聶懷桑話鋒一轉“曦臣哥,問你件事”

“嗯?什麼?”

“你很急著今天回姑蘇嗎?”

察覺到聶懷桑的意圖,藍曦臣偏了偏頭,眼神真誠的道

“懷桑,你是很想在這裡被我抱嗎?”

“啊?什麼?等等……”

大哥的祭日本不想這麼亂來的,誰叫懷桑你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勾引我呢?

什麼?!都是我的錯嗎!!!

fin
(沒有肉的放心吧,因為我不會寫哈哈哈)


评论(4)
热度(7)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