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學了法律當專業,每天都會很心累…

《韜光養晦》

(我感覺我都快成發圖小能手了,重點發的還跟文的內容無關…OTZ,原諒我,我只能用手機發文QvQ,配圖為插畫師akru 在十色千景畫集中的圖,我最愛的畫師之一(๑´ڡ`๑))

照例文前預警
✢繁體字,ooc, ooc, ooc
✢我說我是親媽你們信嗎
✢文筆極差注意避雷

正文開始↓

第二章

藍曦臣印象中的聶懷桑是什麼樣的呢?

清談盛會,一向是考驗一個人人脈關係與交際手腕的修羅場。

金凌雖說有江澄做靠山,然而人際這種東西只能由他自己經營,江澄身為宗主一向忙得要死,帶他給些熟識的人喝杯酒寒暄片刻便被拉走了,獨留金凌一個人站在場中左顧右盼徬徨無措。

聶懷桑到場時,整個會場有過一次短暫尷尬的沉默,然而幸虧他年少貪玩,結識的名士還不少,能與他來往到現在的更大都是知曉內情的人,況且聶懷桑那是何許人也?是可以視氣氛為無物,臉皮極厚的老實人呀,因此見他到了,提酒上前的人很快就以他為中心聊了起來

“出息了你!看見沒有,眾人視你為豺狼的眼神?”
“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什麼也沒看見!”
“呸!還真當自己是三不知了,你最晚到,快快,自罰三杯,要乾杯的!”
“我才剛來你就想灌醉我?說好的一輩子做彼此的摯友呢”
“滾滾滾,你這風流公子哪那麼容易醉!”
說完不給他回嘴的機會,三杯黃湯很快就塞過來。當聶懷桑仰頭喝完最後一杯酒時,視線也掃到在人群中孤伶伶一人的金凌,心念一轉,拉過灌他酒的那人說道:
“看戲呢都散了散了找你們的小姑娘去,這麼多大男人圍著我,欺負我矮嗎?”

知道他們有點引人注目了,圍著他的人嘻鬧一陣便依言各自散開了。

“金宗主”聶懷桑在離金凌有三步遠的地方停下,不失禮節的打了聲招呼。
被他拉著走的摯友挑眉審度現下的情勢,十分圓滑的也作了揖。
金凌剛剛都在放空的腦袋被這聲金宗主給喚了回魂,反射性的給兩人都回了一個禮,才發現眼前站的人是聶懷桑,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紅一陣白

“懷桑,你做人挺失敗的”

“春兄此話怎解”被喚做春兄的男人名為子書春瑛,此人一身錦羅綢緞行頭齊備,最大的特色之一就是毒舌,還有愛錢,但卻不是你給錢他就幫你做事,他本人是這麼說的:只要給錢的我就做事,那豈不是顯的我太沒有節操了。

“小朋友見你像看垃圾一樣的”

金凌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連忙結結巴巴插嘴“不、不是的,我只是有些驚訝…敢問聶宗主找我何事?”

“嗯…想介紹個人給你認識,順便跟你聊聊。喏,這位是在江北經商的子書春瑛”

“你好你好,我是你眼前這位三不知的朋友,跟他相反我什麼都知道。金宗主日後若有需要錢送來,若是辦得到的話什麼事情我都可以幫你”

前提是辦得到。

金凌還在「怎麼一回神就是個最不想見的人、天啊我剛剛都幹了什麼蠢事、啊?這什麼春的人說啥?」

“你一天不損我會死嗎?”聶懷桑看金凌這錯愕的表情心裡好笑“抱歉,我知道你可能一點都不想看到我,但是…總之,能借一步說話嗎?”

向子書春瑛示意他可以先走了,聶懷桑仗著自己是長輩拉著金凌就往人少的後院走去。

他們一路走到一座假山後面,卻不知道有個人跟了他們一路……

此刻澤蕪君藍曦臣的心正受到一種莫名的道德壓力折磨…
他,正在幹一件人稱隔牆有耳的事情,僅僅是因為不放心而跟上來,沒想到竟會聽到這樣的對話——

“參加聚會卻被唯一認識的人給置之不理,你一定在想「這是什麼酷刑」對吧?”

金凌和躲著的澤蕪君怎麼也沒想到他開口第一句竟是這個,雙雙愣住,許是被刺激到了,金凌惱羞成怒吼道“你看不起我嗎?有什麼話不能在人前說非得躲到這裡來,你這人還真如世人所說,有夠窩囊!”

聶懷桑並沒有生氣,只回道“你心裡不踏實,沖我發發脾氣是可以,比這更難聽的我都受過。但是可別再像剛剛那樣,躲在角落發呆了,斂芳尊可不是這樣的”

金凌脾氣直,又因為年幼失怙,加以江澄雖然疼他但可不屬於會給糖的類型,多少養成了金凌這樣有些彆扭的個性。

“別談那個人!我不想像他,我為什麼要學他那一套!”聶懷桑一連兩次揭他的短,還主動提及金光瑤,金凌一想到他心裡就發堵,疼的喘不過氣來,只好又對著聶懷桑一通吼

聶懷桑手執折扇,接著道“真可惜,我就是來跟你談談他的,你覺得他是個惡人嗎?”

金凌都要哭出來了,心說這人怎麼這樣,比舅舅還要難纏

“不知道啊……他害死我父親,陷害魏嬰,還殺了你大哥赤鋒尊五馬分屍,他做了那麼多壞事,他怎麼就不是惡人了?”金凌悵然若失的回道。

聶懷桑不再逼他,而是平靜的開始述說自己的事

“呵呵……是啊,他怎麼就不是惡人了?你知道嗎,我們聶家的男人修為好的都死得早,我親爹親娘都在我很小的時後就去世了,從小就是大哥照顧我,在我眼中,他跟父親一樣的,撐起我整片天

這些話也將藍曦臣的傷口硬生生給揭開,一時間他竟一點也不想聽到那個怕疼怕的要死的懷桑繼續說下去。

“你們都說我心機深沉,那還真是高估我了,我剛上位時也跟你一個樣,但比你好一點,金藍兩家給我當後盾讓我靠了很長一段時間,其實我不是一開始就知道三哥是殺害大哥的兇手的”

咦?“但是,你…”

“確切來說,是大哥死後兩年我才覺得一切不對勁,我本不願懷疑金光瑤,我只猜想是有人在背後謀劃,而這個人肯定很厲害。一開始,我確實有些怨二哥三哥竟然都沒要發現這其中蹊蹺,於是我開始暗中追查…

“當我知道就是金光瑤將大哥五馬分屍時,一切線索竟然都連上了,我覺得這一切太荒謬了”

聶懷桑的聲音顫抖著,語速越來越快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啊,你知道嗎,我忙得焦頭爛額去找他哭訴時,他還會學大哥那樣訓我,然後幫著我收拾爛攤子,但是從知道他的真面目那天起,他對我越是好,我越無法面對這樣的現實……”

金凌想起在破廟中自己也是這樣的,覺得這都是什麼事,太荒唐了

“然而現實你也聽過的,大哥一死,他便登上仙督之位,金家聲勢如日中天,我心想大哥怎麼就成了你揚名天下的墊腳石了。所以我懂了,不管我對金光瑤是怎麼想的,我都必須報仇”

聶懷桑緩了緩自己的心緒,最終低聲的說

”金光瑤不是善人,也不是惡人,回顧他這一生,只因出生比別人卑微一些他便走了比別人辛苦千萬倍的不歸路,費盡心機功成名就。可還是經常被人譏笑為娼妓之子、偷技之徒。一個可憐的人不是嗎,可是,無論他多可憐,我都不能原諒他…事實上他也不需要得到我的原諒”

“這只是我單分面的復仇,而我成功了而已這樣的故事……”

金凌好半晌說不出半句話來,只是眼淚不知為何又流了下來

……可能是因為聶懷桑說著無論他多可憐,都無法原諒他這句話裡,藏著極深的無力感吧

與現在的他多麼相似












评论(6)
热度(21)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