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

✣照例手機發文配一張美圖,繪師→akru
✣全文繁體注意
✣cp是曦懷,不吃的注意避雷
✣ooc的作者都不敢說話了
✣真的非常ooc不是騙你的
✣我感覺我要be了怎麼辦(說好的he呢)

正文開始↓

《韜光養晦》

第三章

啊啊啊啊啊感覺自己好矯情QAQ
本章極度ooc

正文開始

藍曦臣沒有聽到最後,旁人對金光瑤的評價如何,都不會影響他心底那個三弟真正的樣子。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是故識人需聽其言觀其行,乃藍家家訓之一。

都說藍家人清心寡慾超脫世俗、心台澄明最是懂禮。藍曦臣至今沒有後悔過結識聶明玦,更不會後悔對金光瑤託付信任。但他卻後悔知曉了聶懷桑真實的想法,藍湛追查五馬分屍案時他只心道又是一樁人世愛恨情仇,人性之醜惡有之;人性之光明亦有之。都在世間走一遭,萬般無奈皆是路……不然又怎麼說:路是人走出來的,跪著也要走完呢?

“然而啊……”
藍曦臣感覺他這一生彷彿一直停留在原地,看著熟悉的人越走越遠,逐漸變成了他所不知道的樣子。大哥如此、藍湛如此、金光瑤如此、連曾經以為庸碌善良的聶懷桑也如此。

原本他心想:只要還有人在最初的地方等著他們,他們大概就不至於迷失本心。

“……但貌似越走越迷惘的人是我自己呢”

是不是因為他看不透人心所以才連金光瑤內心的闃暗掙扎都識不清呢?
是不是因為他看不透人心所以才連聶懷桑心中的那股孤憤都沒發現呢?

晚秋的園林一片蕭瑟,光禿禿的枝椏迎風而立,待霜降一過,立冬雪下,便是滿園的蒼白了。

聶懷桑對金凌叮嚀一些上位者應當如何如何的道理後,叮囑他小心最近金家人可能會趁著夜獵對他有什麼動作後拍拍他的肩道:很高興能跟你說上話,以後萬事小心啦,便急急忙忙地走了。

金凌見他認真不過三秒的獨特作派,心想:就算是宗主也有這種的

待看不出什麼哭過的痕跡後金凌便重新擺上金家宗主的表情,甫回到會場迎面就遇到了跟藍家宗主一同前來的藍思追等人,幾個少年瞬間打成一片。江澄聽說金凌被聶家宗主拉走,本想若金凌出了什麼事,便讓聶懷桑拿他聶家來償,見他回來神色無異,即便心中有疑也不好現在插嘴進一群少年人的話題中。

況且,他已經很久沒見金凌笑了,從下葬到現在金凌一直緊繃著一根弦,眼看再不讓他適當抒發一下這弦就要斷了,聶懷桑這時找上金凌也不知道是何居心。

哼,這麼說我還得謝謝聶宗主不成。

聶懷桑回來問了一圈沒找到藍曦臣,正擔心他是不是先走了,就在一處梅樹下看到他落寞的身影,呼吸一頓,給自己打氣便鼓起勇氣上前

“……”
“……”

藍曦臣目視聶懷桑低垂著頭惶惶不安地走近,眼神亂飄就是不看向他。一個勁的絞著手裡的方巾嘴開開合合就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竟與他小時候做錯事時求原諒一個模樣,聶明玦當年一見他這個慫樣,就什麼罵人的話都說不出來了,只得裝出氣急敗壞的語氣背過身“罰你今天不準吃飯,自己好好反省!“

他便一雙大眼可憐兮兮的點點頭,即便自己與金光瑤在,他也不敢當著大哥的面拜託二哥三哥給他說情,然後那天真的一天都沒有吃飯。

倒還有些骨氣,懷桑年紀還小,也不是爛泥扶不上牆,大哥你還是讓廚娘煮些東西給他送去吧,懷桑最怕大哥生氣,但他也是最聽大哥的話了。

輕歎一聲,藍曦臣主動拉近距離,開口道:“晚秋風涼,都別站著了吧,我記得你最是怕冷了”

“曦臣哥”聶懷桑沒有如往常一般依他所說,腳下打了樁似的死死站在原地。看這勢頭,是非要在這裡講清楚的樣子

“……好,我只問你,那天三弟是真的要從我背後偷襲嗎?”

聶懷桑聞言抬眸,帶著受傷與軟弱的眼神漸漸被冰霜覆蓋,再無半點溫度

“現在問這個還有什麼意義嗎?”

藍曦臣的垂在身側的雙手,用力的緊握成拳

“下手傷人的是我的劍,不是你的,你怎麼知道對我來說沒有意義!何時開始,你可以為了報仇罔顧人性了,大哥地下有知該如何心寒!”

聶懷桑站得筆直地身軀猛地一顫

“若我說不是呢,金光瑤不是真的要傷你,他只是站在你身後罷了,你又待如何?”

藍曦臣緊握的手無力的鬆開

曾經,他印象中的聶懷桑是那個嘻嘻哈哈整日作詩畫扇的少年;是那個一點小傷就哭叫不停的清河三不知

 但現在站在他眼前的這個人,簡直面目全非

“那便沒什麼好說的了”語罷彷若再繼續與聶懷桑多待一秒都是折磨,澤蕪君藍曦臣甩袖轉身就走。

只留下聶懷桑的世界一片無語蒼白。

———————————
我若再多打上這幾句就真的be,然而我不敢_(:3 」∠ )_
所以純粹是段子↓

只留下聶懷桑的世界一片無語蒼白。

瑟瑟秋風殤離別,從此相逢亦陌路

——就算你喜歡他又有什麼用呢?

緣分沒有給你們機會,錯過的便是路人

(然後作者就會被打死了(* ̄m ̄)太可怕了我反省)

评论(3)
热度(16)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