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學了法律當專業,每天都會很心累…

《韜光養晦》

快要沒圖可以發文了QvQ

✣ooc, ooc, ooc朝著ooc的大道一去不返了
✣cp曦懷
✣卡文了…

第四章
呃…過渡章,流水帳…

藍曦臣這廂走的俐落乾脆,卻不想他前腳才剛邁開不久,迎面便撞來一個手執折扇、表情似笑非笑的男子,此人一雙沒有什麼感情的雙眼眯成一條線,對他微微行了個禮後逕直走向梅樹林中被他丟在身後的聶懷桑。

直覺這個男人不好惹,藍曦臣有些擔心的停下腳步,印象中他沒有見過這個男人,聶家子弟個個都身高挺拔,體格勻稱,周身帶有剛正之氣,然而此人看上去笑容輕浮,身形修長,卻無端有種戾氣與殺氣,叫人不敢輕視他。

藍曦臣不自覺放慢腳步——

或許他只是好奇這樣的奇人究竟與聶懷桑是何關係,也或許他終歸還是不忍心,就像對待金光瑤,若不是聶懷桑有意設計他,至始至終他都不忍下死手。

眉心微皺猶豫片刻,他還是側過身去看聶懷桑那邊,那名陌生公子的步履停在了聶懷桑的前面,不知是否有意,在停下時他往右邊挪了挪,正好擋住他跟聶懷桑彼此的視線。

但是這短短的幾秒,便足以讓他看見聶懷桑望著他離去的方向,那抹渴望與拒絕交織,充滿某種炙熱的感情的眼神。

聶懷桑有些失魂落魄,是故剛剛那一眼,他們的視線並沒有交會。

藍曦臣感到一陣熱血上衝,記憶中聶懷桑從沒有那樣看過他,不知為何,他轉過身有些難以面對地落荒而逃。

那眼神,含了太多他不懂的情感,一瞬間擾得他止水的心難以平靜下來。

就像觸及了別人不願被人所知的秘密,藍曦臣有些無地自容。

聶清雅站定後感覺身後的氣息快速遠離,向來除了自家的宗主外其他人怎麼樣都當作沒看見的,斟酌下字句,他開口道“宗主,都談完了?”

聶懷桑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鈍痛,再睜開眼時已換回一張純良的傻樣,開口回道“嗯,談完了,不是要給我相親嗎?走吧”

“…不差那個時間,你還是休息一下吧,別什麼都壓在心底”

聶懷桑很久沒有受到如此直白的關心,低眉淺笑道:“其實沒所謂壓不壓在心底,做得到的就是做得到,得不到的便放手,只是這樣而已,況且接下來等著我的事還多著呢”

“說說看,你都想做什麼?”

“哈!比如遊湖畫扇,寫一本遊記,就這樣逍遙人間…”

“你倒是讓小白給帶壞了”

“才不,玩樂人之本性也,你忘了我跟小白怎麼認識了的?哎反正不重要,我還想改良我們家的練功方式…世間這麼大,一定有法子可以讓修練者保持心境的方法的,總是爆體而亡算什麼事啊,我們家欠誰了嗎?”

“況且,總收集凶屍修刀墓也不是辦法呀…哪天聶家沒落,你看,聶家現在直系血脈沒剩幾人,將來人丁不旺,行路嶺無人巡視,不就真成了吃人堡了,難道沒有辦法渡化佩刀嗎?或是…喂喂喂我這麼認真說給你聽,你還…!清雅你別笑!”

“哈哈哈,這可真是奇景哪哈哈哈”

聶懷桑無奈的看著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聶清雅“你是想來找我打架嗎?”

聶清雅鄙視的瞟他一眼“你天生靈力不高,除了基本功好一點又無何實戰,對付尋常走屍還行,跟我打?…呵”

聶懷桑正要發作,聶清雅話鋒一轉

“你既一心要讓聶家興盛,這些事情就讓別人來操心,聶家子弟可不是吃素的”

“是是是,我就一個被寵壞的宗主嘛”

聶清雅聞言神色微慍“我們從未這麼認為,你當上宗主後也沒有寵著你,至少聶家的長輩對你做得這些努力從未置過一詞。懷桑,外人再怎麼把你傳的狼心狗肺,你都該知道自己原來的樣子”

聶懷桑雙手擱在背後往前踏了一步,嘴角彎起成了一個溫順的微笑,冷冷地道

“聶家祖訓:取人性命者,生死自負。如今我已是雙手染血之輩了,將來這血只多不少,清河之亂將起,清雅,你怎麼說?”

聶清雅雙眼微瞠,隨即躬身鄭重地回道:“您這艘船能沒我嗎?您一個人什麼都不會,屬下怎忍心送你去死”

“……”你們這些人真是一天不損我會死嗎

评论(4)
热度(11)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