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學了法律當專業,每天都會很心累…

《韜光養晦》第五章

✣全文繁體,cp曦懷
✣我好想睡,總覺得語句不通順之後再來修
✣好想快進劇情,本來想五章完結的突然覺得十章也完結不了QAQ
✣ooc ooc ooc腦補的設定越來越多了,連地理位置都不想管了…

年末剛入冬便降下了大雪,聶懷桑與藍曦臣的關係,從那次清談會後,便凍結了

而聶懷桑雖然心中鬱悶,然就如同他所說的,得不到的,何須執著不如放手,還能抽身退的一乾二淨。

—多划算

但面對藏於心底深處的感情,即便是埋於厚實的積雪下,依然會在承受不住重量時,由自己悄悄地將雪鏟開,再無奈地被新落下的雪填上,如此反覆—

“唉…快過年了,今年還去姑蘇拜年嗎真是頭疼啊…”

“呿,還當你多厲害,什麼放下?感情是能隨便說放就放的?講明白了你就是沒膽霸了,你這種的,不叫放下,叫放棄!”清河百曉生,本名白珀言,喜歡說話、喜歡聊天、喜歡一切靠張嘴就能解決的事,沒事還會換張臉去茶樓說書演戲。可以說他的興趣極為廣泛,而且只要感興趣的東西他都想學,也算是個能人異士了。

年關將至,最近雪又下個不停,於是他便跑來避冬蹭飯兼消遣聶懷桑。

畢竟還是人家的屬下,總不好意思一直在外遊蕩。

白珀言見聶懷桑被他說的連個聲都不吱一下,忿忿拿起案桌上的卷宗兀自翻了起來,他不是聶家門生,只是個喜歡混跡市井,心血來潮時才會來聶家一趟的客卿,受到聶懷桑的重視後,便莫名其妙地養成這隨手抽來看的習慣。

聶懷桑不是不知道其中有些不合規矩之處,但他心想既然有人要幫他消滅這些亂七八糟的雜事,他也樂意就讓人看看。

白珀言隨意翻動了一下,目光很快就鎖定一處,伸手就想抽出被壓在聶懷桑右手邊最底下的信封—

“誒…等一下,不準拿,看這封信之前先說說你最近聽到的傳聞”聶懷桑壓住信的一邊,眨著眼睛無辜地道

“這個嘛~你是想知道澤蕪君最近又要閉關的消息呢,還是想知道被你綑成麻花捲扔出去的金光瑤舊部們又想幹什麼蠢事?”

“……那些人被打了那麼多次了還沒放棄?”

“奇怪了,你不是應該早收到情報了嗎?真不問問澤蕪君的情況?”

“……我才不想知道,快回答我的問題”

“好吧,不玩你了,最近只要提藍曦臣來逗你都兇巴巴的。實際上,我來找你也是因為在清河城外聽到了很不好的事…那群蠢貨似乎找上鬼門眾了”

聶懷桑整個人無力地趴到了桌案上

“我害了金光瑤使他們蹧世人唾棄,這本該是我要自己擔下來的仇恨,之前會放過他們也是因為我的仇人只有金光瑤,他們怎麼就自己找死尋上了鬼門眾?”連聲音都是極度的無奈與疲倦,看樣子已經是絞盡腦汁了。

“你這麼說的話,那我聽到的情報是真的了,他們既然找上了鬼門眾,事情可不好解決,弄不好就成為門派鬥爭了,尤其我聽說鬼門眾與外族掌權者有利益往來,若他們藉機入侵中原,發展成戰爭就完了”

聶懷桑抬起頭道“聶家有守衛清河之責,不能消極抵抗”

“是啊,但亦不能積極進攻給鬼門眾開戰的機會,你說該怎麼辦?”

“鬼門眾簡單,可以讓他們攻進來,攻進來才好抓著他們的把柄說話,但要反制他們,要從他們的高層下手”

聶懷桑喚了一僕役來“去找清雅來,說我有要事商談”

白珀言道“嗯哼,跟我想的一樣,那那些餘黨呢?”

“引外族人入自己國家之土地,我能說繼續放過他們嗎?”

這時門外走進來一個人,正是聶清雅

“清雅,我需要你幫我寫信給附近的仙門各家還有道觀,就說在一週後能否讓清河百姓暫時到附近的城避難一個月,務必請各家不要動員人手,讓這場紛爭侷限在私人仇恨上”

“是,那我再請林夫人替我們給縣丞傳個話吧,就說讓他把自己之前按下不動的邊市計畫送給那邊的掌權者,看他是讓鬼門眾退還是不退”

“嗯,就交給你了,那向百姓擴散這些流言的工作,就交給你了,一週後清河就是空城啦”

“你也要留下嗎?”聶清雅輕聲問道

“怎麼可以不留下,有我坐鎮那個效果可是不一樣的,怎麼,你擔心我修為不濟扯後腿?”

清河百曉生在旁邊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手掌伸向那封原本被壓著的信,開口道:

“說你笨還真是笨啊,你的佩刀還沒有開過鋒,這次你留下可就不能不拔刀了,你懂意思了沒?”

“……人生有太多不得不為的事了,要是一樁樁我都想這樣逃避下去,大哥會揍我的。他當初那麼年少就接下這宗主之位,也是不得不做啊,其實大哥也很想快意人間的,但他從小就被當繼承人在培養,他的疼愛都給我這個沒用的弟弟了,現在該由我守護自己重要的一方天地了,我又怎能說不呢?”

白珀言點點頭頗為贊同道“說得好,那這封寫給澤蕪君的親筆信,就交給清雅送去吧,你說的,人生不能一直逃避”

“我知道了”聶清雅接過親筆信,看了下裡面的內容,只是一封再簡單不過的寒暄信,信中寫道澤蕪君未參加封棺大典,若他願意希望能請他來一趟清河,給義兄義弟上個香也好云云,心想姑蘇雖然離的遠了些,但這麼大的事還是要讓藍家知道吧”

——————————————
藍曦臣確實是想閉關修煉的,但自清河聶家寄來的急件有一瞬令他害怕是不是聶懷桑出了什麼事。

他一向心疼聶懷桑

心急火燎地拆開信後,看到“鬼門眾”他的臉就唰白了,此門是赫赫有名的詭譎陰毒之派,修習的身法很邪門,更麻煩的是報復心極重,與之敵對的大都落了個滿門被滅的下場。

“……竟然要各家都別派人去”

藍曦臣終究是心軟,心想:我不派人,那我自己去總可以了吧?

然而怎麼也沒預料到,他這一去卻差點害死聶懷桑。

评论(3)
热度(9)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