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學了法律當專業,每天都會很心累…

《韜光養晦》第六章


✣ooc ooc ooc ,繁體字
✣除了ooc外,越來越狗血了,我感覺我對不起各位看倌的眼睛…QvQ
✣cp曦懷,注意避雷
✣爆字數了…

一週後,聶家的精銳與門生弟子分成了五隊人馬,其中一隊多由年輕子弟組成,專門護送清河城內老弱婦孺出城往附近的道觀避難。另外四隊各有精銳與年長的刀眾與長老,在清河城東西南北各自從四個方位嚴守,聶懷桑鎮守在北方。

而藍曦臣此刻方才御劍入清河上空,便被聶清雅橫空劈來的一刀給欄了下了。

藍曦臣認出他是清談會上的那個青年,不悅道“請問公子是什麼意思,因何攔住我?”

聶清雅似是比他更加不悅,冷漠回道“沒想到是你…還真來了,信是我給你的,原本這只是我們聶家的私人恩怨,我可以問問,你是基於什麼立場而來的?”

這話問得極其有針對性,藍曦臣罕見的不顧禮節,微怒道“你寄信給我,便是知道,義弟有難我不會不出手幫忙”

聶清雅聞言似笑非笑的回道“喔…原來如此,你只把他當義弟看待。那我告訴你吧,澤蕪君,你在他心裡,可不只是義兄而已”

藍曦臣一愣,驀地想起清談會上最後懷桑的那個複雜眼神,脫口道“什麼意思?”

聶清雅收起敵意,笑笑地回道“其實沒什麼意思,別想太多”語畢轉過身作了一個“請”的動作。

“宗主在這邊,你跟我來吧”

藍曦臣心下有些躁動難平,不只把自己當義兄是怎麼回事?

他們走進去時,聶懷桑正在吩咐事情,他一見到跟在聶清雅身後進來的藍曦臣,帶笑的表情凝固幾秒

“澤蕪君為何前來?清雅,怎麼了,你看起來手很癢的樣子…敵人還沒來呢”

“呵呵…我只是暖暖身。信上都說了只是要各家多多提防但這是聶家家事,請不要插手,誰知道澤蕪君就來了”當然他寫的不只這樣,若只寫這些,藍曦臣怎麼可能急急忙忙地飛過來。

藍曦臣掃他一眼,回道“我只是擔心”藍曦臣還記得之前清談會上的僵局,是以現在也不知道是用什麼立場在說話的。

“都來了也不好意思叫你再飛回去嘛,清雅,你就跟著澤蕪君……”

“我拒絕,長老命我跟著你,寸步不離”語氣堅定大有你別想讓我妥協的意思

“唉唉,好好好,你不要再瞪我了,那這樣好不好,你跟著我,澤無君跟著你,這樣總可以了”

周圍一干門生弟子心裡吐槽:這樣也行?那可是大名鼎鼎的藍家宗主澤蕪君,還是你二哥來著,像支使部下一樣真的沒問題嗎?”

“可以”藍曦臣道

咦咦咦?

聶清雅正想繼續爭辯,忽然帳外劃過一道火光,轟然一聲—

聶懷桑趕緊拉著藍曦臣退到最后,前面聶家的精銳圍出一個刀陣,空中似有血氣漫開,正是聶家的獨門絕技之一,此陣一出,就如聶家的刀刃,一擊必殺!

“是鬼門眾座前12弟子排名第12的蠍姝、排名第10的魍姬、與排名第5的鬼針,宗主千萬小心,他們都是使毒的高手,且每人都有憑一己之力便能攻下一座城池的實力”

“嗯”聶懷桑抓藍曦臣抓的很順手,順手到現在都還沒有放開

藍曦臣知道是因為剛剛情況緊急,有些尷尬道“懷桑,你這樣抓著我不能出手”

聶懷桑低頭看著兩人牽再一起的手,臉騰地一紅,慌慌張張的鬆開後,道了聲“抱歉”

敵方三人不愧是座前高手,毒粉與暗器在倏忽之間紛沓而至,聶家精銳有不少人身上已掛了彩,聶懷桑審視情勢,吹了聲哨,四周翻出另一撥人,揮舞刀劍便向那三人攻去!

藍曦臣也抽出玉簫配合他們的攻擊。

而原本的殺陣也在此時散開,以藍聶二人為中心包圍了起來,有更多鬼門眾打扮的人湧上。與包圍他們的聶家菁英纏鬥在了一起。

聶清雅身形飄忽,在刀光中穿梭如鬼魅般地竄到了聶懷桑旁道:“你見機快走,他們的目標是你”

聶懷桑催動靈力運起佩刀,道“我也來”

“宗主…”

“我說過,這種時候已經不能逃避了,這是聶家的地盤,我身邊站的都是聶家的人”

藍曦臣放下玉簫,開口道“我會護著你們宗主,你放心吧”

這人對除了聶懷桑以外的人態度都冷若冰霜,摸清這點後藍曦臣便不再將他之前的無禮放在心上。

聶清雅不理藍曦臣“……你不要出手,你的佩刀沒有開鋒”

聶懷桑比誰都還要瞭解眼前屬下的性子,開口道“是沒開鋒不是沒有練啊清雅哥哥,你少操點心…你看前面沒你都要撐不住了,聶家第一快給我回去,其他人都別圍著我了,去前面一起打!”

防了前面後面又來一群…一群鬼鬼祟祟接近的道士,他們蟄伏已久就等著聶懷桑身邊空出的時機,運功拔劍直指聶懷桑的頭顱而來!!!

藍曦臣才剛擋下一群被召喚出來的魔物,還來不及回過身,就見聶懷桑眼中帶著殺意大喝一聲鏗然拔刀,刀刃的鋒芒閃過,一個正劈再一個斜砍,第一個上前襲擊的金光瑤餘孽便從右肩開始被分成了兩半

那噴濺的鮮血,讓藍曦臣的心狠很抽了一下

其餘想偷襲的人第一次看到聶懷桑原來有此等實力,剎住攻勢開始與之僵持

加快速度解決魔物,藍曦臣回過身來按住聶懷桑的手,對眼前的人道“引外族入城,勾結邪教攻擊仙家名門,你們可知罪”

“他陷害金光瑤,您的結義三弟,澤蕪君,你為何幫他”此人語氣怨毒,眼中被仇恨浸滿,劍指聶懷桑罵道。

聶懷桑像是忍無可忍掙開藍曦臣的手往前一步道:“搞清楚你的劍是在指誰!我陷害他?可笑,信上寫的那些難道是我虛編的故事嗎!他設計殺我大哥分屍其身散於各處難道是我的誤會嗎!偏偏都不是!”

“閉嘴,你這個虛偽的軟腳蝦!我們走到哪都備受嘲諷,全都是你這個沒什麼靈力不好好修行的人害的!”

藍曦臣心中一凜,聶懷桑怒極一掌擊向說話的人,道“我再怎麼也是仙門玄首,金光瑤難道沒教過你們教養嗎?讓你們在這丟人”

那人被這掌擊飛,藍曦臣見聶懷桑罕見的發怒心中奇怪,拉住聶懷桑將他的刀收入刀鞘後抓得死緊

“冷靜點”

—不太對,懷桑沒有那麼容易激動的,自拔刀開始他就像換了個人,看樣子聶清雅不讓他拔刀似乎還有更深層的原因。

其餘人見同伴被一掌擊飛,紛紛破釜沉舟般地攻上來,藍曦臣不欲聶懷桑再出手,以一人之力格擋眾人,聶懷桑好幾次想掙脫都掙不開,藍曦臣像是打定主意不放手了。

“曦臣哥,你放手…!這樣抓著我是幹嘛呀這是”

“肯叫我哥了?”

“……”

藍曦臣分心與他交談,聶懷桑視線掃向他的背後,一個臉上紋有黑色刺青的女人,指甲漆黑,抓了過來!

—是鬼針!

“曦臣哥!”聶懷桑想也不想,抓過藍曦臣轉了一圈,鮮血飛濺—

““宗主!””數道驚恐的聲音響起,聶家子弟殺紅眼般地圍攻起鬼針。

“懷桑…懷桑!!!”

聶懷桑的佩刀確實有點特別
聶家現在只有長老還有聶清雅知道詳情,其餘門生大多只知宗主不拔刀是有原因的。

—他本不想讓外人知道的,連藍曦臣都不想…藍曦臣…他不想讓藍曦臣知道的事還多著呢

朦朦朧朧之間,聶懷桑抓住向他伸來的手

“曦臣哥”

“懷桑,很疼嗎?她爪上有毒,你別睡著…”

“曦臣哥…
“對不起
“我一直喜歡你”

這是聶懷桑闔上眼前對藍曦臣說的最後一句話。

等到再睜開眼後,聶懷桑就徹底變了個人了。

—彷彿聶明玦再世般,刀無虛發,招招致命。

藍曦臣終究沒有抓得住他,腳生根了似的立在原地,看著大殺特殺的那個人淒然道

“懷桑…”

评论(6)
热度(9)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