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學了法律當專業,每天都會很心累…

韜光養晦(第七章)

✤ooc ooc ooc ,繁體字
✤cp為曦懷喲
✤私設與腦補甚多…已經多到我不好意思說話的程度了(´-﹏-`;)

聶家是刀修,聶家子弟的佩刀都是結丹後,在聶家的刀窯由自己打出來的,從一次又一次的冷卻再鍛造的過程中,學習忍耐與決心

“以道德掌殺戮之心”這是聶氏宗祠上刻的最大的一行字。

何為道何為德呢?

為兄報仇是為德,為報仇陷他人於不義便是缺德了嗎?

其實不然,道與德皆是世間的一種道理,不視他人性命為草芥;時時警惕生命的重要,不可失卻了本心以玩弄人心玩弄活物為樂,正道應如是。

人之生死大事也,人之命數冥冥中自有因果,生命輪迴不止,萬物生生不息。

聶家人修鍊有成後,就像一把磨亮的刀,帶有不可侵犯的逆刃,隨時可以行凶出鞘。

是以聶家家訓有言:屠戮的刀要歸入刀鞘之中,而不能鋒芒畢露;救人的刀要能夠適時出鞘,而不能隱於市中。

……自那場鬼門事變已過去半月有餘

那天聶懷桑猶如修羅卻未喪失神智,只與鬼針過招,刀風帶起衣袖,跨步手起刀落,竟讓鬼門眾排名第五的鬼針落於下風。

清河城外有聶家的人手與官兵聯手,外族本想快攻而入,大肆破壞,沒想到纏鬥許久竟是連城都踏不進去。

另一方面,有林夫人這個代表清河黑暗面的統領同清河縣丞與外族掌權者斡旋,以停開邊市與三年貿易不相往來為要脅,那位操控鬼門眾的殿下似是遭受到相當大的侮辱與不甘,一雙鷹目陰邪無比,腹中轉過好幾個歹毒的念頭。

林夫人雖然表面上只是個賣藝花魁,然實際卻是不讓鬚眉的女中豪傑,見這小伙子還不識好歹,一怒之下拍桌站起,開口道“別給你台階你不下,一句話,你撤不撤!不撤我就直接在這裡取下你這將士之首的腦袋!”

語罷真從腰間抽出一把半身高的彎刀,隨意往桌上一插!

清河縣丞目瞪口呆,連忙道“是這樣的,我們也不太想在意你的想法,但是你不撤,連檯面下的事情都會寸步難行,還望三思”

—城郊外

藍曦臣還來不及消化那句喜歡,聶懷桑魔怔般的超常表現便讓他措手不及,他喚了好幾次聶懷桑的名字都得不到半點反應。鬼針手上的毒很是厲害,聶懷桑背後被劃開的口子汩汩流出黑色的毒血,藍曦臣心想懷桑是最怕疼的,所以這個連痛都感覺不到的聶懷桑究竟是怎麼了?!

深怕聶懷桑再運功下去便要毒發身亡,藍曦臣執起玉簫裂冰先是吹奏起「安息」後來又覺得不太對,改吹起了記憶中給大哥靜心安魂鎮壓心魔的「清心音」

—他是真怕聶懷桑突然就跟聶明玦一樣,氣攻心脈爆體而亡。

那樣什麼想說的話都來不及說了

清心音的音律一響起,聶懷桑的動作就越趨遲緩,藍曦臣抓準他攻擊的空檔在聶懷桑身邊護著他,逐漸逼退鬼針

然後待聶懷桑眼中那抹奇異的戰意一消失,他就奪刀再打昏圈於臂中。

這場攻城戰,最後由一聲尖銳的鷹嘯劃破清河的上空而停止。鬼門眾的人聽見這聲,紛紛停住了攻擊,與他們打的正疲倦的聶家諸人也同時停住,心中戒備

敵不動我不動

但鬼門眾停住後,就各自往後退開,足尖輕點翻身而上,竟然是退了!

但那些道士可退不了,藍曦臣對付他們不用花多少力氣三兩下便將人揍暈過去,聶清雅走過來各踹了他們一腳

此舉在重視雅正的藍家人眼中可不是合適之舉,藍曦臣眉心微蹙,有些不太贊同地看著這個男人

“我未曾見過懷桑如此模樣,聶公子,你是否知道詳情?”

聶清雅冷然道“先幫忙善後治療我再考慮要不要回答你的問題”

“……”

於是半個月過去了,這半個月都是由他來給聶懷桑上藥,聶懷桑也不知道對他自己說出的話有沒有印象,藍曦臣每每想問都不知該如何啟齒…

而聶清雅今天,終於來告訴他聶懷桑15年前*結丹時,在聶家的刀窯裡究竟幹了什麼事,讓他現在連佩刀都不能輕易出竅。

此時聶懷桑已睡下,他身上尚有餘毒,在對敵時又消耗過大,每天醒著的時間總是不多。藍曦臣垂眸看著這樣的聶懷桑,心中微疼

開口道“我探察過他的脈象與靈力並無發現有異,元丹也並未有損傷,但他的魂魄狀態…”

聶清雅插嘴“似有所損;又似無所缺”

藍曦臣見他對此知之甚明,開口道“願聞其詳”

“澤蕪君,你相信執念可以成為心魔嗎?”聶清雅放下手中的茶盞,開口道

———————
·暫定,因為具體時間我只知道在血洗不夜天之前又不太知道懷桑究竟是何時結丹的於是私設是大哥死後才結…

评论
热度(8)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