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

《韜光養晦》第八章

✤ooc ooc ooc,cp曦懷
✤碼了三遍還是不滿意(T_T)
✤我好想寫他們談戀愛(T_T)
✤繁體字
✤劇情特別異次元…我的腦洞大概是接到黑洞吧
✤文筆渣渣渣

一念成執,一念成魔

“這得從聶氏刀法霸氣凌雲卻會使修練之人心神漸失說起了,其實當年前家主赤鋒尊開始出現氣攻心脈的狀況時,宗主就曾埋首於書堆想從我族的書籍中找出有無解救之法。

那時聶懷桑已逐漸經手族中事務,聶明玦心知自己時日可能不多,有意在他命數盡卻前,讓小弟能獨當一面,聶懷桑正好趁此機會成天沒事往書庫跑。

他就是在那時結識了清河百曉生。

聶懷桑從沒想擔這宗主之位,他本想若能撫平大哥的反噬,改日大哥成為仙督他就負責當大哥的影子。

“然而傾盡心力也未有結果,赤鋒尊的狀況你也清楚,一日沒有改善之法,他的死期就越發的近。正巧那時,有了你姑蘇藍氏的樂曲清心音,他遍尋不著解決辦法,至少你找到了一線生機。這希望卻沒持續多久,赤鋒尊還是難敵反噬最終死狀悽慘。”

藍曦臣想起那時總是鬱鬱寡歡的聶懷桑,還有脾氣越發暴躁的聶明玦。

大哥的死是因為金光瑤,但金光瑤的謀略會成功卻是源於他,他聽到金光瑤想學清心音是真的替他欣慰。想對人託付全然的信任,是他不該嗎?金光瑤本性不壞,這他是知道的,是知道的啊…但誰又能保證一個人會墮落至此,妄想騙盡天下人呢?

聶清雅不欲提及金光瑤,凡是聶家人都對他恨之入骨,沒有挫骨揚灰都嫌便宜他,可是聶懷桑不願,只說此等有違江湖道義的事情,大哥才不會做。最終隨著聶明玦,給他「厚葬」了。

藍曦臣又陷入過去的傷感中,於是聶清雅話鋒一轉換了個話題繼續說下去

“宗主他啊結丹結的晚,偏偏靈力又走虛,確實也沒怎麼積極鍛鍊,聶家的刀道過於剛硬,其實他比誰都更容易走火入魔”

藍曦臣一愣

“你們都說他修為不濟又不好好修行,但真給他修出個結果來卻可能減他的壽,”

“赤鋒尊走火入魔爆體而亡,死前仍不瞑目。找不出聶氏刀修的解救之法成了宗主放不下的執念”

赤峰尊死後斂芳尊全力助他,小時候聶懷桑常常要不黏著藍曦臣要不就是黏著他,說實話金家可比藍家好玩多了…曾幾何時,那樣完美的義兄形象毀于一旦,但明明…明明金光瑤身為三哥對他是真的好,而在長久的復仇與內心的拉扯之間—

“斂芳尊是宗主過不去的心魔。為了報仇,他需要實力,需要不那麼快被刀反噬,之前他翻遍禁書庫可不是毫無結果的,澤蕪君,敢問你可曾聽過將人化作刀劍的方法”

藍曦臣雙目圓瞠,喉嚨乾澀,開口道“不可能…懷桑不是”他那麼怕疼…

聶清雅陰冷的嗓音繼續道“那這麼想怎麼樣,你靈力不夠,可你知道聶家從初代傳下來的刀窯打出來的刀必定是靈力極高的神物”

這也是聶家佩刀難處理的原因,聶家宗主的佩刀由於靈力強,給刀命名開鋒後,刀本身就有自己的意念,相當於物化神靈,他們皆依憑於刀上,主人死後佩刀卻不會因此變成廢鐵,他們的執念就是與主人征戰夜獵。

“這時有人這麼想了,你可能不需要將自己投入刀窯以肉體生魂融入刀中,你只要有辦法分出一部分的魂魄與刀一起煉就,則此刀即是你自身的一部分,這驅邪除魔的刀刃會與本體共鳴,刀不離身,身不離刀,正巧可以抑制反噬”

此時門口傳來一聲大大的哈欠聲—

“唉…都排擠我,要討論我的事情當著本人的面說如何?”

藍曦臣衝上前抓著他“懷桑…你說,你是不是做了那種事?”

“曦臣哥別這樣抓,會啊痛痛痛痛…我不知道啊你在說什麼?”

藍曦臣知他想唬弄過去,心急道“別裝傻,說實話”

聶懷桑撥開藍曦臣的手,開口道“……那個,這或許跟曦臣哥沒什麼關係?”他表現出明顯抗拒回答的態度,可藍曦臣分明在他的眼中又看到那種一邊推開自己一邊卻又渴求的戀慕…

“怎麼會沒關係!”說喜歡自己的是聶懷桑,可一心把自己隔絕在外的人,也是聶懷桑。

“你當真以為,你們什麼都不告訴我,我就不會受到傷害嗎!大哥的事,三弟的事,你的事,我總是最後一個才知道!”

“曦臣哥…”

聶懷桑頗為無奈的看著這個認真抓著他,說著自己的事跟他有關的這個藍曦臣,竟然說著這種會讓人誤會的話……

聶懷桑心道:不妙,超級不妙啊…這半個月來朝夕相處,距離也未免近過頭了。

藍曦臣…簡直就是聶懷桑生命中藏得最深的求而不得啊

既然求不得,為什麼又不讓他放棄呢?

评论(4)
热度(8)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