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學了法律當專業,每天都會很心累…

《韜光養晦》第九章

✢cp曦懷
✢永恆的ooc
✢繁體字
✢狗血又沒有邏輯的劇情…

藍曦臣見他陷入了慌張無措的表情之中,最後還兀自絕望了起來,不禁想起弟弟藍湛喜歡魏嬰這麼多年,可他從未放棄。怎麼換成聶懷桑就完全相反?

……我自己對懷桑又是怎麼想的呢?

“懷桑,那天你拔出刀後就變了個人,你總得對我說實話吧”藍曦臣繼任家主這麼長一段時間,嚴肅說話時還是很有威嚴的。

“……”這是聶懷桑

“也不是多嚴重的事…我確實將魂魄融入刀中了,之前一直被禁止拔刀戰鬥,這次是逼不得已…”這是斟酌字句後的聶懷桑

藍曦臣不為他的說詞所動,續問“有傳聞說你的佩刀不曾開鋒,我看著並非如此,怎麼回事?” 聶懷桑心想我怎麼像個犯人一樣在這被你審問啊。他不想說謊可也不想回答,直接噤聲不語。

聶清雅心想宗主都來了,其實他有點想走…但留著看戲也不錯,見機插嘴道:“融入他魂魄的刀本身就有刀靈,開不開鋒是無所謂的,然而聶家刀法霸道,連帶著刀都氣勢凌人,怕是拔刀的瞬間,懷桑的心智就由刀中的另一部分控制了”

藍曦臣看了看對此話沒有有任何要反駁之意的聶懷桑,而後重重的歎了氣,心道分出魂魄是何等大事,光是切割就足以令人痛得昏厥,何況是還投入刀窯與刀一起鍛就。

造出來後握住刀的聶懷桑還真的是很強。

真不知道聶懷桑那時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在打出這樣的一把刀的。

聶懷桑見藍曦臣臉色凝重,似要發火,弱弱地開口道

“……曦臣哥,你覺得我很可怕嗎?”

藍曦臣沒想到他會這麼問,緊張道“不是的”

聶懷桑再問“我心機如此深沉,多年來裝成一副軟弱無能的慫樣欺騙了你還讓你親手傷了金光瑤,不覺得我卑鄙嗎?”

“我…”這個倒是讓藍曦臣不知道怎麼回答了,回答不是也不對,回答是好像也未必是心中所想的那樣。

聶懷桑一向瞭解藍曦臣的為人,往前走了幾步靠在茶几上,不甚在意地自嘲一笑道“弱者有弱者的生存方式,為了聶家的興盛,為了我心中的執迷不悟,做了這些事,很瘋狂是嗎?”

藍曦臣突然發現聶懷桑在試探他,但究竟是想探他的什麼?

既然不解那便依從本心而行吧。他有些不悅回道:

“你是固執…但絕非執迷不悟,你何苦用那樣的話來貶低你自己,無論怎樣的路都是你選的,我不相信現在你就後悔了”

聶懷桑靠上茶几後整個人放了些重量靠在上面,眼睛半眯盯著地上。藍曦臣心思細膩,猜到是餘毒的作用,想是聶懷桑有些乏了,

“懷桑,你是不是累了…”

聶懷桑打斷他“曦臣哥,我想求你一事,我一直想找出我們家修練的解救之法,最後發現關鍵仍是你們藍家的清心音。聶家刀道的反噬可由清心音音律緩解,在大哥活著時這點就得到了證實。所以,希望你能教給我。”

這其實有點強人所難,清心音可是姑蘇藍氏的絕學,豈可輕易教人,更何況聶懷桑之意是讓整個聶家子弟包括門生都修息。

他是這麼想的,音律若能通這世間自然法則,那必然有將此音律化為法術的法門,更甚者,再將此律化作血脈的祝福,延續下去,只要從這代開始修息清心靜魂之術,聶家香火必不會斷絕。

然後他腳上施力,站了起來,踉蹌幾步抓住藍曦臣道“還有件事,我將自己弄成這樣只是賭一把,以文獻來說我這樣做成功的機率有六至八成。我這個人別的沒有,在有興趣的事情上可是很有實驗精神的。生人魂魄分開容易,要再聚魂則難,橫豎我這刀是不能命名的。刀有刀的修為,人有人的修為。我修為不如這刀無法如你們一樣長生,但我死後不會散魂,而是與刀中那一部份歸為同一,這就是全部的實話了”語畢還調皮地衝藍曦臣眨眨眼睛。

意思是刀若存於世上一天,他便不能轉世,刀也不能有所毀損…

藍曦臣在他靠上來時就順手攬著他,靠得這麼近才發現聶懷桑呼吸紊亂發著虛汗,不知第幾次對這個義弟嘆氣了。

聶清雅看著這畫面覺得眼睛有點疼,體貼地想自己這團空氣繼續待著有點煞風景,於是很有自覺地起身踏出門去,留下一句“宗主你還是面對現實吧,我覺得澤蕪君對你也不是沒有意思,你不講清楚,過年你就不要放假了”

藍曦臣和聶懷桑同時錯愕,彼此對看了一眼,藍曦臣長這麼大何曾被人這樣調侃,聶懷桑那句喜歡又迴盪在耳畔

聶懷桑臉紅地推開藍曦臣,卻忘了自己站不住,這一退硬生生跌在地上,狼狽道“那那那個曦臣哥,他開玩笑的我先回房了,啊真想睡,明明工作那麼多為什麼要大半夜的在這裡聊心事啊哈哈哈”

藍曦臣見他竟是這副想逃的樣子,心下拿捏他不記得在城外說過的話了

“站住,你說過的,你說過你喜歡我的”

這真是平地驚起一聲雷,轟得聶懷桑整個人找不著北,我什麼時後說的?

“我…”聶懷桑慌了“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噁心”

“我並沒有那麼想,你這人真是…我真是敗給你了!起來吧,地這麼涼你又穿這麼少,先回房再說”

“……”我去…剛剛一時被打擊到,站不起來了,簡直太丟臉了

聶懷桑表情千變萬化,藍曦臣觀察他一陣,再看他手撐著就是沒站起來,心下瞭然。

“站不起來你不會說嗎”語罷蹲下就把他給背了起來

這一背,又讓聶懷桑想起大哥,他手安在藍曦臣的背上,頭輕輕地靠著,像小時候那樣撒嬌道

“大哥也都這樣背我”

藍曦臣動作一頓,抬腳繼續走

聶懷桑如囈語般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在耳邊響起“曦臣哥,你知道嗎…我時常夢到大哥,每次每次都是背影…你想啊,他一定很氣我,才會連一次都不轉過頭來看看我…你知道嗎,他不想看到我呢”

—回到房中聶懷桑已經睡著了,藍曦臣將他放到床上,把他散亂的頭髮撥好後,就著月色看了聶懷桑一整晚

“我一向心疼你,但現在,我覺得…”

若你今生不能入輪迴,那我願陪著你。


评论(3)
热度(8)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