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學了法律當專業,每天都會很心累…

《聶家日常系列之二》—清河的端午

✢才想起我沒有發端午文
✢寫得倉促所以寫得不太好
✢大概…又有刀
✢ooc ooc ooc

清河也有龍舟競賽,只是在端午前就開始,比到了端午這天便是精彩可期的冠亞軍爭奪賽

冠軍可得到300兩銀子,還有一年買菜不用錢的好處,所以當地居民對這類賽事非常看重,紛紛組隊參加,但往往早早就被刷下來,只能拿來個參加獎,參加獎其實也不錯,就是米啊醬油啊鹽啊這些民生必需品。

最後留下來的兩隊,分別是當地富豪培養的黃金千萬兩隊以及由清河的仙門聶氏組成的聶家隊。

這是聶懷桑當上宗主的第15年,今年他照例摸了個休假來看龍舟賽,這樣的畫面讓他憶起有一次他們拿冠的那一年,自己暗地裡拉攏叔父,偷偷摸上船,坐在龍頭,當那帥氣的拔棋手。

叔父為人寬廣大度,又豪邁又帥氣,懷桑可喜歡他了。

比賽當天當二少爺鑽出來時,滿船的聶家青年都冷汗直冒,結結巴巴道“二少爺,你你你快下來,我們會被宗主揍死的你饒了我們吧”

小懷桑初生之犢不畏虎,膽子忒大了,回嘴道“哼!我可是福星呢!你們儘管想辦法拿第一,拿不了第一,偌,往後看一下”

全員轉頭,哎呀媽呀不看還好一看不得了,聶家宗主聶明玦氣勢洶洶插腰站在岸上,腰間佩刀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像個羅剎一樣,凡人都要抖三抖。

聶氏門生淚流滿面,啞巴吃黃蓮一般:心裡苦,比賽就要開始了,現在把聶懷桑趕下龍舟已經來不及了!

前有小公子,後有小公子他大哥,前後夾攻,

一個字

慘!!!

這麼慘有何方法可化解?

呵呵,不如拔刀來划!(等等哪裡不對)

聶明玦在府裡處理公務時奴婢進來通報找不到二少爺,問了下人一圈才從他叔父那聽到懷桑上龍舟了,心裡又氣又急。

“叔父,懷桑他還這麼小!出事了怎麼辦”

“你啊,別仗著他小就護成那個樣子,讓他出外野一圈回來才更有我們聶家男人的樣子!”

他心裡擔心飛奔到江邊,遠遠地望見聶懷桑抱著龍頭,身上還綁了一條保命的繩子,而比賽已經快開始了……

最後聶家的子弟也不知道是怎麼划到終點的,只記得眼前的二少爺,只聽到二少爺抱緊龍頭喊著冠軍是我們的!然後十分歡快的拔頭頭籌—

聶家的龍舟回到岸邊時,聶明玦一馬當先衝上來,聶懷桑見到大哥揚了揚手上的旗子,邀功道“第一喲,大哥我們第一!”

聶明玦解了他身上的繩子,罵道“貪玩!多危險你知道嗎?!全龍舟上的人都顧著你!回去宗祠跪一整晚!”

然後他對其他人道“辛苦了。冠軍的禮橫豎聶家都用不著,吩咐一下召集幾個廚子在城中擺個流水席”

聶懷桑被吼得整個人直發抖,淚眼汪汪地去跪宗祠,最後叔父陪著他跪還跟聶明玦說:讓這孩子上去的人是我,我同罪,小孩子都要跪了,大人也要跪。

宗祠裡有些什麼,聶家人都知道,小孩子進去怕是會一直被煞氣與邪氣間的碰撞給嚇到,聶懷桑靈力不夠,但還是仙家所出,進去後就哭個不停,叔父來了仍一個勁兒的說好恐怖好難受。

結果才跪不到一個時辰,聶明玦自己先心疼的不行,進來把聶懷桑抱出去,然後慎重的給自己叔父行了個大禮,權當道歉。

聶懷桑還在哭,抓著大哥說懷桑下次不敢了,可是大哥你看我們拿第一喔”

聶懷桑還轉頭對叔父道“謝謝叔父,還有對不起”

叔父慈愛的摸了摸他的頭給他擦擦眼淚,拍拍聶明玦的肩膀道“還是快回去吧,小孩子被嚇到,今晚可能會發燒的”

當了宗主15年的聶懷桑,手撐著脖子慵懶帶笑地望著江中的一片龍舟,突然很想上去玩玩。

但是這次沒有叔父,也沒有大哥了

叔父算是聶家裡活得較為長壽的一個人,光榮的死於一場夜獵;聶明玦的死…是聶懷桑永不會癒合的疤。

不會再有人沾著雄黃酒在自己額上畫王祈求自己一生喜樂平安,也不會再有人手把手教著他包粽子告訴他白娘子的故事了。

唉…每個佳節都是對我這種親人盡失之人的折磨啊

—還不如沒心沒肺的過一生呢




评论(2)
热度(21)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