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

《韜光養晦》第十章

✣表完心意接下來走劇情了
(沒想到我竟然還能寫回劇情,感覺這文通篇都好無聊…)
✣文筆極差ooc oc ooc
✣cp是曦懷,不吃者記得避雷
✣繁體字
✣最近期末考要到了,無法達成日更真是抱歉

卻說這夜聶懷桑與藍曦臣兩人把話講開了,聶宗主又於生死之際無意間坑了自己一把先表了心意,今後的聶藍兩家交往只能說是更加緊密,這兩家甚至經常將子弟互相送去對方門下交流見習,金家的小宗主在一次清談會後對這種交流表示極大的興趣,也參了一腳,聶藍金三家的盟友關係比起上一代竟毫不遜色。

愣是讓後世的人對他們這三姓盟友的大局觀與作為宗主的氣度還有坦誠相對的真心深感嘆服。

不過這些都是未來的事,現在,修真界有件更重要的問題。

當天與鬼門眾同流合污而後被棄若敝屣的道士們,這回被抓進聶家可不再是打一頓扔出去了事,一反過去的優柔,聶懷桑身體終於恢復後把他們押來書房親自問話。

最近聶懷桑自金凌那收到一封信說希望能轉交給現暫留清河的澤蕪君,由於是正式來函,聶懷桑也不敢等閒視之,經過打死要賴到春節才要回姑蘇的澤蕪君的同意,兩人一起看了這封信。

結果…結果其實也不是嚴重到哪去的內容,主旨就是想向藍家借藍忘機並要求一定要帶上魏無羡,可以的話希望藍宗主與聶宗主也能一起來金麟台一趟。

藍曦臣心想借忘機根本不用特地跟他說,忘機近年走遍各地,只要有邪祟便會出手相助。後來才想到,弟弟與魏嬰在雲深不知處待不住,早雲遊四方剷妖除魔去了,要聯絡也不知道上哪找,但金凌腦筋一轉隨即想到同門兄弟是有方法可以直接叫人的,於是就有了這封信。

聶懷桑則心想自己還真是被討厭了,明明是送來清河,信中也邀請了他,但竟然偏偏署名給曦臣哥,內心大歎真是有些做人失敗啊…。

他沒想到的是,金凌只是不想再浪費一張紙跟墨水分別寫兩封目的一樣的信所以將就寫成了一張紙,寄給藍曦臣是因為他真的找忘羡二人有急事,尤其需要魏無羡。

而現下聶懷桑正嘴角帶笑對這些擾亂清河之輩,唰開折扇半張臉都落於扇後,只餘一雙狠戾的雙眸盯著他們,帶著誘惑力的話語便與其中殺意一併傳來

“你們三番兩次觸犯聶家,可還記得身上穿得是金星雪浪?我問過金宗主了,雖然他說你們可以隨我處置,但很可惜,我也懶得對你們做什麼,所以——”

“只要你們供出這煉屍場是什麼東西,我要具體情報,什麼傳聞都行,我便不會把你們送回金麟台。你們應該心知肚明,勾結邪教攻打正派名門累及無辜,送回金家,是要直接廢去一身修為打入水牢中等死的”

跪著的其中一人傲骨嶙峋,瞧不起聶懷桑,心裡一直只拿他這個躲在別人身後的聶二公子當膿胞廢物,嗤笑道“若我們都不知道,你又當如何?”

藍曦臣就坐在聶懷桑旁邊,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他已知聶懷桑雖然平時唯唯諾諾,但只要擺出宗主的架勢來,聶家沒人會不聽他的話。

在這個男人問完的瞬間,聶懷桑眼珠一轉,冷笑一聲打了個響指道:

“如果你們都不知道,那這邊的暗衛就會直接送你們上路,但你們分明是知情者,不如我將你們送去給雲夢江宗主問話好了,江宗主他應該很樂意審問你們這些暗中修鬼道的墮落之徒,而且刑求逼供啥的,仙家皆知,他效率高呢”

另一人像是受不了這語帶恐嚇的氣氛,哭叫道:“的確是有一個…有一個煉屍場,就在蘭陵的郊外…藏得很隱密”

“…煉屍場明明就是薛洋的手筆!他仗著自己有陰虎符就為非作歹……我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只有那個薛洋會經常出入金麟台說是替斂芳尊辦事”

“是啊是啊,你們都不知道,那時候薛洋好像想實驗怎麼做一具像鬼將軍一樣完美的走屍,他殺了很多人,只要看不過眼的都殺了”

“還有人被他活著煉成了活屍!薛洋根本是把煉屍場當遊樂場!”

“偏偏斂芳尊需要那陰虎符!我們也不敢去查探太多……”此人說到一半硬生生截住即將說出口的話。

藍曦臣目光一凜,沉聲道“連這些事都能知道,說你們沒參與在內誰信!”

聶懷桑心道早在被押來時他就知道他們幾個必定暗中修鬼道。他的刀靈體質令他對鬼氣很敏感,這幾人拼命貶低薛洋,看在別人眼裡也只覺得貪生怕死,修仙之道路漫漫其修遠兮,有些人就是會往旁門左道走去,又持心不正,一個個在權勢下利慾薰心。

他插嘴道“澤蕪君,敢問是否聯絡上含光君與魏兄他們了?”

“…聯絡上了,怎麼了?”

“既然聯絡上了,那帶上這群人,一起去蘭陵吧,我想了想,這樣私審不太好,不如帶去由各家主評斷”

跪著的這些人臉色不由得一白,這個聶懷桑…!
“你不是說我們老實招了就放過我們嗎?!”

聶懷桑像是聽了什麼好笑的話“傻了嗎你,你們又沒老實招了,我只看到你們一群人拿著薛洋說事而已,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曦臣哥走啦走啦”

另一邊,藍忘機與魏無羡也收到金凌想找他們的訊息,魏無羡心裡小小高興了一下,隨之而來的是擔憂

“誒你說金凌找我能有什麼事啊?”

“不知道,兄長只說此事重大,到蘭陵後我們一見便知”

他們兩心中著急,不知覺便加快了御劍速度,這幾月的時間他們美其名出外夜獵,實際上一路秀恩愛玩了好大一圈,修仙者御劍飛行倏忽千里,他兩一下跑極北之地,一下跑大漠,一下又往雲南苗疆,最近才悠悠地轉回來姑蘇。

此時金凌對著剛搜出來的煉屍場滿是噁心想吐的表情,做出這東西的人真是…太噁心了!

心情極差之下,他轉頭對一干部下怒道“聽說薛洋沒有死,趕緊把他找出來”

有一人是金家的老人,低聲勸道“宗主,這可是天大的醜聞啊,還是不要找來各家的宗主來了吧”

金凌聽聞這話狠狠地瞪他一眼“就是丟臉,我要讓整個金家的修士們都記住這份丟人,省得還有人心存僥倖,我跟我叔叔金光瑤可不一樣,不像他那麼八面玲瓏,但是!對於惡行絕不姑息,都聽明白了?”

這話恰好被剛到達的江澄全聽了去,心想金凌這孩子是要樹威信了。

與江澄幾乎同時抵達的忘羡二人,也目睹了這一幕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啊,只是這架勢看著怎麼跟某人那麼像呢”魏無羡開啟調笑模式,一來就開始習慣性刺激江澄。

江澄也不是每次都會被他撩中,橫他一眼就轉過身去

“哼,不要像你就好”

藍曦臣和聶懷桑到時見到的就是這樣一個畫面,忘羡二人不知藍曦臣最近都待在清河,見他們兩竟然同時出現,後面還五花大綁著幾個人,一時反應不過來

魏無羡拱了拱藍湛,用眼神問他

“他們…?”

藍湛也不知道搖了搖頭

“兄長出關後的情況我也不清楚”

魏無羡轉動心思對藍湛示意道

“我嗅到了姦(定的友)情的味道呢”

评论(3)
热度(10)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