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學了法律當專業,每天都會很心累…

《韜光養晦》第十一章

✣我承包了永恆的ooc
✣cp曦懷
✣藍大開啟攻略道侶路線,處處溫柔體貼
✣繁體字
✣其实我明天有海商法国贸法考试我竟然还更文快夸我

正文開始↓

他們幾人寒暄一陣後,金凌開口道

“各位請隨我來”這架勢已頗具上位者之姿,不似金光瑤的圓滑,卻有幾分他自己的正氣浩然。

金凌現在看到藍忘機也不再表現出畏懼的模樣,當了家主後天天有的是比含光君更可怕的人,站在家主這萬人之上的尊位,金凌每天就要練習承受了千百雙眼的凌遲以及千百張嘴的冷嘲熱諷。直到今天,他可以抬頭挺胸的走在最前方,他心想,經此一事,以後他也會帶領著金家走向新的局面。

江澄這幾個月跑金麟台的頻率已大幅降低,他算是最直接感受到小侄子變化的人,心中有萬千感慨
……姐,你看見了嗎?金凌現在都能獨當一面了。

金凌這幾天已同家中鎮邪除魔資歷較深的幾位前輩摸出了一條安全的路,這條路上原本放著好幾具凶屍,一具具不是被剜去了眼睛就是被被割去了舌頭,在金凌他們幾次探查時都除掉了。

金凌領著眾人,快進入較寬廣的偏堂時停住了腳步,表情嚴肅提醒道:“我無法確定更裡頭有什麼東西,請各位千萬小心,魏公子,之後就麻煩你了”

魏嬰從走進通道後整個人都處於莫名的暈眩,他可以感覺到這裡的鬼魂怨靈極多,但詭異的是,不同於聶家的行路嶺,這兒靜的不可思議。藍忘機見他臉色不好,手輕扶在他的背上,給他渡點靈氣。

聶懷桑也是從進來後另一縷魂魄就不停共鳴著,讓他整個人被這震顫給弄得險些站不穩,給藍曦臣虛扶了一把。

藍曦臣待在清河時,給了聶懷桑一個一生一世的承諾,雖未明說喜歡但這樣的承諾比任何言語都叫人心動不止,聶懷桑終於不再拒絕藍曦臣,倒叫藍曦臣有些小得意。

此刻的聶懷桑不停在心中念叨著我啥都不知道,什麼飽含深意的視線我都沒感覺沒感覺為什麼藍家人喜歡的表達方式都這麼光明正大搞得我都覺得是我臉皮比較薄…

“金宗主,我想,要帶路的話,我帶來的這幾位逆犯可以幫得上忙”這些年聶懷桑早已練就可以隨時擺上一張假面而不會有罪惡感的本領了。

再多的罪惡感也護不了清河周全、救不回想救的人。

江澄才不想管他們誰要跟誰在一起,他只有在對魏無羡時會有某種執拗過不去的心崁,任歲月成長越築越高。

誰都無法再回到最初那年的蓮花塢,空留憾恨在心頭。怒極、恨極、悔極,最終又歸於虛無。

他想要的,始終握在手掌心抓不住。

親人如是,兄弟如是。

“哼,你竟然沒殺了他們,這種低級下流的人多留一天都是禍害人間”

邊說手還邊摸上戒指,威脅之意盡顯。

這幾個人一聽要他們帶路,腳抖得就差沒跪下了。

聶懷桑沒有回江澄的話,只冷冷掃了他們一眼,讓帶他們進來的聶家部下架著就往前拖,倒是真有幾分拿他們開道的意思。

那模樣看在旁人眼中都不禁生出一股寒意。

藍曦臣頗無奈的拉著聶懷桑,他心知這群人處處針對清河已惹惱了他,可當宗主也不能婦人之仁。手輕捏了聶懷桑肩膀一下,道“金宗主可是知這前方有些什麼?”

金凌回道“路是清出來了…但還沒進去過”金凌近來功力大有進步,但煉屍場這樣邪門的地方他仍不敢冒進。

……這鬼地方又刷新了金光瑤在金凌心中的印象。

魏無羡一聽嘴裡嘀咕道,“那金光瑤與薛洋弄出來的一定不是啥正常的東西”

藍忘機不是沒注意到方才兄長一系列的小動作,他從小與兄長感情和睦,知曉兄長待人謙和卻並非對誰都表現的如此親密。心想兄長是認準聶懷桑了?

一群人有一句沒一句終於進到裡面後,抬眼一見竟是一個浸滿屍體的水槽,水槽還連接著一蜿蜒的水道,劇毒的屍水便由這水道留向不知名的深處。

水槽四邊用鮮紅的符篆與黑符畫滿,這些東西不只金凌,連經驗豐富的老行看著都陌生,幾番推敲應該是封住屍體防止兇化的咒陣。

魏無羡看了一會兒之後,強壓下不適感道“我去,這些人是活著被泡進去的,嘴全都給特製的線縫上了,防止他們詛咒活人”

江澄罵道“喪心病狂!”上前就踹了那幾個逆犯一腳,語氣暴躁道“這鬼地方是幹什麼用的?”

那幾人不敢不答,忙回道“他們…他們都是想揭穿斂芳尊,被抓過來的…除了製作…屍毒粉外也、也供作煉陰虎符用…”

……怨氣太重了,聶懷桑皺眉忍住不停湧上的噁心感,輕輕握住佩刀緩解胸中的不適,藍曦臣見狀手輕撫上他額頭低聲說“你還好嗎?”

這一幕畫面衝擊感有點強,導致聶懷桑一瞬間又回到清河三不知的傻樣,憨笑道“沒事沒事沒事…”

魏無羡這下是真確定他們不在的這短短幾個月,曦懷兩人間可謂是進步神速。對藍湛而言,大哥有了心儀之人,他心中自然是欣喜的。

金凌嘴角抽了抽心裡碎念道:反正龍陽大概是會傳染的,他一邊默念靜心訣,一邊想著他必須遠離龍陽,常保視力,防止被秀一臉恩愛。

魏無羡又仔細觀察半晌,對其他人說這地方的符陣還真不能亂動,動了一分一毫都可能要跟這池底三、四十具走屍纏鬥。一時間想不到什麼好方法,金凌他們商量後順著那水道繼續往前,中間經過了煉丹爐,有了那幾人當解說,他們一路毀壞這煉屍場各種慘無人道的法陣,路上遇到幾撥走屍經歷幾場惡鬥讓他們魂歸塵土

這幾番下來眾人都累得夠嗆,同時也對此處屍體之多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魏無羡身為鬼道的祖師爺,這一路走過來也摸清了些門路,對其他人道,最外圍的屍人怨氣雖強然而沒有識別能力,攻擊性基本也算可以對付,等級最弱;剛剛經過的丹爐及劍陣的凶屍攻擊性極強,屬於下命令會遵守的中上等級,但這種的仍然不像溫寧可以行動自如有正常思考能力及情緒表達。

“所以,合理的推測是接下來若繼續走下去,很可能會遇到等級跟溫寧差不多的東西”

魏無羡想起在義城遇到的宋嵐,若沒有那直插入腦內的玄鐵針,宋嵐基本除了不能言語之外,行動無礙,思考正常,可想而知這煉屍場最深處陰氣一定最重,最起碼不輸給亂葬崗的環境,剛好可以拿來補足製作殘餘陰虎符的材料,一舉雙得。

這金家真是…當年我想毀了這根本無法控制的神物,才毀了一半你們就攻進來了,看來對陰虎符虎視眈眈的人還真不少啊……。

魏嬰不知道的是,薛洋搞出宋嵐那樣的花了不少心血,失敗了數次才弄出了一隻。

江澄一聽他提起鬼道就來氣“呵,什麼鬼道還不都是你搞出來的好東西,倒是淨被別人學了去,害死了這麼多人”

藍忘機最聽不得別人這麼說魏嬰,手一翻避塵出竅,清冷的藍光流洩,他冷下臉道“你別遷怒”

江澄也摸出紫電,吼道“我才懶得跟你們多費唇舌!”

金凌跑過來抓住他舅舅道“別吵了這種時候你們也能吵,舅舅你能不能少動嘴,快過來,我方才跟聶懷…咳嗯,聶宗主往前走了幾步,那個白癡隨隨便便就往牆上靠,被吸進去了!”

“……”
“…澤蕪君呢?”
“廢話嗎當然手拉著手一起進去了!”

评论(4)
热度(17)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