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學了法律當專業,每天都會很心累…

《韜光養晦 》第十二章

✣繁體字
✣曦懷
✣ooc ooc ooc
✣期末考週更新慢果咩捏( •̀ㅁ•́;)我們星期五再見麼麼噠

金凌說聶懷桑是自己靠上牆被某種奇異的力量給拉進去的

若此時藍曦臣也在,他定會告訴你:聶懷桑非但自己把手摸上去,而且他還是自願的

——簡直是要氣死藍曦臣

他們幾乎是跌進來的,尤其藍曦臣一時情急,站穩腳跟後還需稍微攬住懷中人才不至於真往地上摔去。

“咦…懷桑?回來!”但是懷中之人似是一點也不領情,藍曦臣感到自己的手被一下扯開了

聶懷桑整個人像牽線木偶般,沒有聽到他焦急的呼喚,頭也不回的往前而去,佩刀已入他手中。

藍曦臣看見這個背影,就想到聶懷桑那天拔出刀時絕決地要離開他奔赴戰場的樣子,心中陡生一股不甘,他甚至都快感覺聶懷桑是存心要自己一次又一次從手中失去他這個人,然後只能看著他帶著傷回到自己身邊。

他不甘心在同聶懷桑初步的心意相通後自己竟然被甩開。而且,自己的聲音竟喚不回他嗎…藍曦臣執拗地想追上那個令自己動了凡心的男人,伸出手——

快碰到的瞬間,藍曦臣感覺自己的手已觸及那人的衣角,忽然數百道驚天雷閃轟鳴而至,恰恰全砸在了他的眼前,聶懷桑站的地方

“懷桑…!”火光消散後,聶懷桑竟憑空消失了!

藍曦臣雙目圓瞠,心神震顫,還來不及消化這種心痛得一瞬間令他窒息的痛楚——

一曲緩緩簫聲悠然纏綿地沁入他的意識中,撫平他心上就要裂得更開的傷口,帶著訴不盡的情意與溫柔。

藍曦臣不懂這種感情是什麼,令人忍不住熱淚盈眶。

……他恍然明白,這是他的簫聲,卻又不是

“這…這莫不是幻象”讓自己冷靜下來後,藍曦臣手裡捏了個劍訣,腰間仙劍瞬間出鞘,閃著溫寒之光的劍刃穿過迷霧破開了雲層,眼前所見之景逐漸清晰起來,

……此處竟是雲深不知處

藍曦臣想通了關鍵,開口道“原來,是夢啊……”那簫聲自響起後就沒有停過,藍曦臣能感覺到自己在這裡待得越久,心神就會越往某處沉淪下去。

夢,連接著彼岸與此岸,前世與今生,過去與未來,有人說人世如夢,藍曦臣心想他定是在這夢中又作著夢吧……

是以方才,顯現的是他心中最害怕的事情。

當然,也會顯現他心中某個期望的未來。

藍家祖上修的是佛理,佛道講求放下執念講求心中無所牽掛,世間一切皆有緣法。

但是藍曦臣,只想將這緣攥在手上再緊些,莫叫往憶漸朦朧,莫讓故人漸行遠

“…莫失心上意中人”

藍曦臣淺笑闔上他那雙如盈盈皎月的雙眸,閉上眼,就往那深處墜下——

如果這人世是一場夢,那就往夢中去尋一個答案吧

“懷桑,等我”

聶懷桑被吸進來後,進來後的空間是一個扭曲的重疊空間,四週之景詭譎多變,眼前是層巒疊嶂,飄渺千里又似近在咫尺,身後有瘴癘之氣與雲霧彩霞繚繞交纏,恍惚似浮於雲海之間,然腳所踏者竟是實地。

聶懷桑估摸著這個空間大概是薛瑤二人在煉製陰虎符時因仙氣、鬼氣與妖氣三者並存而出現的異象,他記得古書有載,遠古時期曾有仙,人,妖同居一界,彼時天生亂象異變橫生,在此空間易生出妖力極強似神似仙富有人性之物。

“當真棘手啊,曦臣哥沒事吧…想什麼呢,會有事的應該是我吧,這鬼地方我一個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聶懷桑空有理論基礎但是沒有太多實戰經驗,現下藍曦臣又不在,他還真是有些後怕。

“啊可惡,怎麼可以在這坐以待斃!”蔫蔫縮在角落的聶懷桑猛地站起,口中還念念有詞。

而現實的世界中,有一只妖異的細長金瞳正貪婪地窺視著倒臥在地上的兩個成年男子,尤其是小的那一只,他的夢香得讓夢妖都快把持不住。

而且那個傻子還越走越深哈哈哈哈哈,等他徹底陷入心中的妄念,我就可以吃頓大餐了~

這是只專門吃夢的夢妖,尤其喜歡將他盯上的獵物先拉進夢的最裏邊,叫那些人於夢中如癡如醉,然後他這夢妖再一舉將那美妙的夢連同此人的靈魂,一次全吃了下去!

“呵呵呵…這次是兩個!兩個修仙者!我要把你們全都吃了,全吃了!”

“不好意思,你說你想吃了誰?”

這溫潤嗓音響起的瞬間,夢妖感覺到男人是來索命的

這夢妖說的話太過刺耳,聽得藍曦臣胸中陡然漫起殺意——

✦作者腦袋有洞系列小劇場:關於不知名的簫聲——

裂冰:主人有難我還是要救的,至於——夫人的佩刀我們姑且叫他阿桑吧,阿桑一直拉著夫人的心神呢

阿桑:冰冰!這個半身天天找死啊!仗著他有老子拽著就亂來,媽的刀也是可以罷!工!的!

裂冰:……(所以說我為什麼叫冰冰→_→

(說說那些年心累的上品仙器們……)

评论(5)
热度(9)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