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

我心悅你

✣cp曦懷,ooc ooc ooc
✣有非常多私心設定,多到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總之你們看了就知道了),
✣有微量聶氏兄弟情
※有微量瑤羽真的很微量就一句話
✣純粹念不下書跑來碼個小短篇,我也不知道我在寫什麼( •̀ㅁ•́;)
✣看澤蕪君超級自然深情的說情話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話那麼,正文開始↓

聶明玦與聶懷桑年紀差的多,從小聶懷桑就是大哥揹大的

聶明玦手掌大大的帶著長年馳騁戰場的厚繭,他揮舞刀劍時,衣袍無風自動,劈砍的動作雖比起別人家的仙劍少了那麼點優雅流暢,但大哥舞刀絕對是世上最叫聶懷桑醉心的美景了。

那是真霸氣

沒有一絲一毫多餘的動作,聶懷桑能在聶明玦的刀中,感受到強大無比的決心。

若說有誰能將聶家刀道的精髓發揮出來,

聶懷桑敢說,聶明玦肯定是千古第一人。

那是一個想起來靜如潺潺溪水流逝的午後

聶懷桑曾就著清河的川流、夕照、青山,各給三位尊敬的兄長繪過折扇、舞過刀

走完招式後,聶懷桑收住了刀勢,任內息在身中遊走一圈

他怯怯地望著大哥,今天大哥說要驗收他的修煉成果,他只好硬著頭皮在三個兄長面前演示了一遍

“大哥我是不是舞得很難看…”他心想自己一直不得聶家刀道的精髓,這一套招數走完定讓大哥很失望吧…

聶明玦皺起了眉頭,他想說不是的,只是比起聶家的刀別有一番風骨,聶家削鐵如泥的凌厲竟在他手中化成柔中帶剛的水。

“不會的,大哥的刀是走力量的,你這樣的方法卻也不失為一種刀法”藍曦臣見聶明玦不說話,開口語氣不冷不熱道

金光瑤心中奇道藍曦臣這個語氣不對。他在聶明玦面前一般不隨便講話,見藍曦臣發話了,他便道;“祖宗創出的修煉法門不見得適合所有人,也沒有人說什麼招式就要學得跟當初一般無二致,懷桑你能摸索出一套屬於你的道,倒真讓人欣慰呢”

聶明玦不擅言詞,此刻聶懷桑還在等他說話…除了大哥外,其他人的認許都只是浮雲罷了。

沉吟半晌,聶明玦斂眸開口道“你…也該是時候有把自己的佩刀了”

聶懷桑甫一聽這話還沒反應過來,等他懂了大哥的意思後,立刻驚訝的愣在當場,一顆心因為狂喜撲通撲通的跳的很快

大哥這是、這是…誇獎了自己了的意思嗎

金光瑤瞧他這傻樣覺得好笑,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背鼓勵道“快謝過大哥啊傻笑著幹什麼,懷桑也算是我們的小弟,這配刀可是大事,二哥,看樣子我們得送份禮了”

藍曦臣微笑點點頭。聶懷桑假裝沒看見他冷淡的表情,轉過頭滿眼星星閃閃地看著聶明玦道:“大,大哥…我,我可以幫上你的忙了嗎?”

聶明玦終於緩下神色,伸過手將聶懷桑剛剛舞完劍的亂髮撥整齊,只道“你也是長大了…”

聶懷桑撇撇嘴,心想這話說得,好像我是你兒子似的,有些不甘心道“我早成年了啊大哥”

“既然已經是大人了,就好好專心修練,別整日就知道玩”

“我哪有…”

“沒有嗎,那讓你另外兩位兄長評評理,有沒有?”聶明玦今天心情挺好,挑眉調侃起弟弟來了

“遊湖畫扇逗鳥賞花還會吟詩作曲…懷桑,不是三哥說你,你這身才情在京城肯定能在公子哥圈裡邊混得風生水起呢”

藍曦臣輕歎了口氣,也道“近日我編了一淨魂與寧心的曲,給懷桑聽過之後,我們稍加討論修改成效很是不錯,再看今日他給我們送的折扇,也是一種等一的上品,懷桑聰明就是詩酒風流了點,與一般清河子弟不太一樣,倒也不壞”

聶懷桑攤手無奈道“是是是,你們就想說我是一閒散公子,修仙之路迢迢遠矣,甚至此路不通是吧,我才不要修仙呢,活那麼久都要無聊死了,要真有哪天我修仙了,我肯定三兩天就自己投胎入凡世玩幾圈再回去繼續做仙”

聶明玦看著聶懷桑心說“還說自己是成年人呢…這是什麼小孩子一樣的氣話”

金光瑤覺得他這論點挺有趣的,開口道“人人都想長生,懷桑卻偏要反其道而行啊?”

藍曦臣斂眸不語,他前幾天便是在論曲時同修煉與聶懷桑產生了口角,他知道聶懷桑是有天份的,便說了他幾句,結果反而讓聶懷桑那份自卑感作祟,不歡而散。

那時他心裡除了生氣…還有些失落

懷桑不想長生,就意味著他們會有一場生離死別,藍曦臣修為近年猛進,要化神而後飛升可能不需要幾年的時間。縱使藍曦臣有些拎不清這個義弟是怎麼想的,但是他……他不想一個人在仙路上孤身一人

聶懷桑瞥了一眼藍曦臣似是知曉藍曦臣心裡所想,他笑嘻嘻回道“是啊,我就想在人世親自走一遭,比起仙緣,我更喜歡愛瞋癡、怨憎懟,各種緣線交織而成的人世”

藍曦臣聽他說得如此肯定,心中更是鬱結,開口道 “那麼到時侯,我便去尋你的轉世吧”

聶懷桑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回道“曦臣哥你別鬧,若我輪迴十幾世,你都要找?”

藍曦臣抿了一口茶後重重放下茶杯回道“你既不想同我們長生,難道也不想我們尋你嗎?”

曉得自己這話說得有些重了,藍曦臣復道“當然找,有幾世就找你幾世”

金光瑤一直知曉曦懷二人之間那些曖昧的情愫,饒是他再八面玲瓏也不想此刻摻和他們之間,只撐著頭看戲一樣,觀察著聶懷桑的表情。並在心裡下了個結論到:嗯,吵架,一定是吵架,不然二哥哪裡會用這麼惱怒的語氣說話。

聶明玦挑眉…藍曦臣這話怎麼聽怎麼像是在許懷桑一個永生永世糾纏不休的承諾,事關親弟他不能不問清楚。

“二弟你…對懷桑有意思?”

聶懷桑剛喝的一口茶非常不優雅地噴出來,整張臉燒紅,手往桌上一撐,邁腿就要開溜——

藍曦臣臉紅無措,想說不是,但說不出口

因為他內心是把聶懷桑看作道侶的,只差捅破那一層曖昧,明白地說而已。

金光瑤手指有一下沒一下點著石桌,心裡給直覺上線的聶明玦一個讚。

藍曦臣左思右想,最終回道“是,大哥可願將懷桑許…許給我”

聶懷桑捂著臉躲得更遠了……他只是想氣氣藍曦臣怎麼最後變成這樣!!!

——不作死就不會死啊懷桑弟弟

聶明玦雙目凌厲盯著藍曦臣“既然你承認了那也很好,不過你問我有什麼用,聶懷桑!站住,給我回來面對!”

“……”聶懷桑滿臉糾結

藍曦臣心下惴惴不安“懷桑,我是真心的,我先前沒有歧視你修為慢的意思…你知道我的真心的對嗎?”

聶懷桑聽他這樣說突然有點委屈,回道“你不說出來我哪裡明白你的真心”

藍曦臣最見不得他委屈傷心,忙抓過人溫言安撫“我心悅你你怎麼可能還不明白,你不想修仙也沒關係,我…我願意永生永世找你的輪迴,我會讓你知道天命注定我們會在一起…”

“停!曦臣哥你別說了…我也是,我也心悅你還不行嗎,那麼丟臉的話你還是不要說了,什麼天命注定我們要在一起太羞恥了…”

金光瑤回頭拍了拍臉色有點難看的聶明玦道“大哥,我會送份嫁妝的”

聶明玦看著他們兩一片歡騰,內心翻湧不知名的情緒,問道“他們的事,你早就知道嗎?”

金光瑤知道聶明玦拉拔聶懷桑長大那種為兄為父的感覺,回道“你應該比我更早發現吧?但是他們也兜兜轉轉夠多年了,你現在是捨不得?”

聶明玦知道金光瑤有心諷刺他,反唇相譏道“若是莫玄羽也如二弟這般坦誠,你們也該在一起了”

金光瑤砸了咂嘴,倒是不再說話了。

他跟莫玄羽間隔著親情還有身份,若是那麼容易跨越就好了……。

有空該去請教一下藍忘機怎麼把魏無羡從亂葬崗娶回去的,當真有毅力。

所以啊,這世上有情人要終成眷屬,該有多難

End

评论(2)
热度(19)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