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學了法律當專業,每天都會很心累…

《韜光養晦》第十三章

照例文前碎碎念,cp是曦懷,曦懷,曦懷喲~

✣此章我一直在想要讓曦臣哥哥看到懷桑的什麼夢
(第一反應是那樣我可能要開輛車…)嘛,後來還是虐了一小把哈哈哈
✣關於前章不知名的簫聲,此章給了交代(ps小劇場不要當真,雖然冰冰跟阿桑萌萌噠)
✣地名都是亂取的……
✣繁體字與ooc ooc ooc
✣期末考完啦轉圈圈~~

正文開始↓

夢妖甚至都沒發現原本躺在地上的藍曦臣是何時醒來、又是何時來到自己身後的,但他也不是吃素的,反應過來後就開口反擊

“你最好別過來,否則躺在這兒的小子,你不怕我對他做什麼嗎?”夢妖連退了兩步張牙舞爪的抓住聶懷桑,陰惻惻地笑道

那模樣倒像是很相信自己就一定能從藍曦臣手下吃到聶懷桑一樣。

藍曦臣聞言不怒反笑,區區一芥小妖,不過多吃了幾個魂魄,竟就真不把他這藍家宗主放在眼裡了

“狂妄”
“你倒是試試,有沒有辦法從我手上動他一分一毫!”

夢妖在妖界雖不如什麼狐妖蛇妖是大宗群體,但就衝著夢妖窺視人心掌控夢境這一能力,就要叫其它不入流的都怕上三分。

“不過就是一個修仙的,你以為你的境界已破除心魔,我就抓不到你心上的那個缺口嗎,剛剛給你看的東西,沒忘吧?”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出來藍曦臣身上凌厲的殺氣就破空而來,夢妖只看到自己原本抓住聶懷桑的手臂向後移位,切口平整的斷開——

“啊啊啊啊啊!”從斷面噴濺出大量鮮血,實在是太痛了,夢妖滿目血絲、青筋暴起,瞪向藍曦臣的眼裡滿是忿恨,自他化形以來從沒這麼憋屈過!

他確實低估了藍曦臣的能力,那一手御劍於無形的功夫,以前怎麼沒聽人說過?

在妖界,含光君藍忘機的名號比澤蕪君還要大一點,說出來大妖怪都要冒冷汗的。但是藍曦臣,身為宗主諸事纏身。一無法如藍湛那樣有需要便出手幫忙;二不如某些宗主那樣有權謀之心整日出現在小輩們的夜獵秀下限。

是故見過藍曦臣的,包括妖道皆評價其是一個“溫厚”的正派人士。然而這個溫厚指的是澤蕪君的處世,而非指他的實力。

青丘的狐主可以一臉壞笑的告訴你藍曦臣這個人如何溫文有禮,雅正脫俗,但他絕不會乖乖跟你說人家好歹也是個長年穩坐三尊位置的宗主,實力可不俗。只有一些愚蠢沒有常識不接觸知識人緣還不怎麼好的小角色才會低估藍曦臣。

“你這樣的妖道所言,無須多聽”藍曦臣收劍入鞘,緩緩走過去,將聶懷桑抱起來擦去濺到他臉上的血後,拿劍抵著夢妖質問:

“我問你三個問題,你最好如實回答。一、你不能離開這,是被誰困在這裡的?二、這裡正確應通往何處,你在守著什麼?
三、解了你施在他身上的術”

夢妖翻了個大白眼,最後一個根本不是問句好嗎愚蠢的人類,估計他今日是要死在這兒了,不如死前逞點口舌之能,他不甘地回道

“困住我的還能是誰,造出這東西的人唄
,第二個問題,這裡的術不是老子放的老子怎麼會知道,把我丟這的人說誤入這裡的我都可以處理掉,至於第三…哈!你放我一命我就解呀,不然就看著你的小情人成為一個廢人吧!”

藍曦臣瞇起雙眸,心如止水不為所動,劍刃揮下,白光一閃,這夢妖就散了。他緊了緊懷中的人,盯著他沉睡的臉看了看,沒忍住偷偷親了上去,唇瓣相貼一瞬便分離。

“讓你解不過是給你個機會,我要入他的夢尋他還不容易嗎”

此時,聶懷桑的佩刀流轉著人魂獨有的熒光,微微震動呼喚著藍曦臣。

刀中的他是聶懷桑的半魂,保留著聶懷桑模仿聶明玦行走一招一式之間的記憶,可其實他記得最清楚的,是聶懷桑的刀道並非聶家正統的剛強,那不適合他

藍曦臣意會地拔出那半魂,只見刀中的聶懷桑現身,魂體較正常人更為薄弱,然而上品仙器的清澈靈力散了出來,聶懷桑對他別有深意的一笑,湊上來也回了他一吻,便貼著他的額頭,拉過他的手道:曦臣哥,去把「我」找回來吧…

藍曦臣有些混亂…他是第一次看到刀中的另一半,基本上就是同一個人,藍曦臣還來不及有所反應,便被帶入夢的最深處——

“聶懷桑,你心念不純想透過這種方法避免練功入魔有違天道,這刀窯裡,事事我說了算,可還記得聶家的刀該如何”

——熱,非常熱,熊熊燃燒的烈火正在炙烤打擊著靈魂,火炎每閃爍一分魂魄便散開一分,藍曦臣心想原來分魂時聶懷桑是清醒的,他熱得眼睛都睜不開,只聽得到刀窯裡面聶懷桑與不知名的活物在對話

“有違天道?你開玩笑吧,人在世上就是爭一口氣!誰人不是人世不公便自己爭取,我不奪不搶別人的我只拿我自己賭一個機會!既說了生死自負,我的魂魄你只管拿去,我只要結果”

……聶氏刀窯竟是有靈的嗎?以前未曾聽大哥提起過。

“聶小公子,你前半生聰明用錯了地方,不想你這後半生…也將骨氣用錯了地方”

“我的對錯不會由你來評斷,我所求者,唯不悔而已”

藍曦臣心想沒錯,這人就是聶懷桑,他軟弱、沒有責任心,最想做的事其實是逍遙人間,若非生在玄門仙家四大家族聶氏,聶懷桑一定會做一個才情滿天下的公子爺。

“曦臣哥,來這裡吧”

拉著他的是穿著孝服的聶懷桑,藍曦臣想起來了,這是聶懷桑偷偷將他帶進祭刀堂見聶明玦最後一面的事,那雙冰冷顫抖的手替他擦去眼淚,說道:“謝謝你”

十年前的聶懷桑容貌與現在並無相差太多,藍曦臣透過夢境清楚看見了聶懷桑的蒼白還有絕望。

還沒回憶完全,畫面又淡去,這次沒有人拉著他走,他就直直地往前行,路上的片段似乎只是一些零碎的回憶

人丁稀薄但難得一家團聚的年夜飯

說服大哥共賞滿月小酌桂花釀的中秋

清明時節雨裡朦朧的清河,與醉得雙目迷離,念著但願長醉不願醒的聶懷桑……

此時應是大哥身死之後吧

最後,伴隨著清河蕭瑟的落日,輝映血紅的夕陽染紅了夢境,似有火在燒

聶懷桑便是從那時起,將低眉順目怯懦無能的表象扮了十三年之久,他心中的孤憤熊熊燃燒著,那一雙眼中哪裡有三不知的迷惘,分明是透徹的瘋狂

“這個聶家,是我說了算,我說要將他從那萬人之上的王座拉下來,教世人看清他的真面目,你們若看不起我的作為,便離開吧,不過…最好管好你們的嘴”

有一道悠悠的聲音傳來“若是大哥…他定是提著刀就衝上金麟台,光明磊落地殺上去了,但是那……不切實際啊

怨恨扭曲了人心,之後聶懷桑心裡的掙扎,直叫藍曦臣不忍再看

又前行沒多久,身後屬於小孩子的腳步聲傳來,擦過他的身側直直往右而去,那孩子回頭看了一下他,藍曦臣一愣,連忙跟上。

孩童模樣的聶懷桑一路帶他走出了過往,

蒼茫的暮色轉為曦微的春光,照在了某處被脩竹包圍的院落中,溫柔相擁吻得極致纏綿的兩人身上,聶懷桑任他從背後圈著,輕喚了聲:曦臣哥…

——藍曦臣有些臉紅,那是他自己還有聶懷桑,但畫面中的聶懷桑看上去比現在還老了15、6歲左右

一吻完畢,被藍曦臣圈著的聶懷桑靠在他身上眼皮逐漸沉重,呼吸越來越淺,最後胸膛停止了起伏

連身體都漸漸化為灰燼……

——看著這個夢的藍曦臣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忍住沒叫出聲

他看到圈著聶懷桑的那個自己低眉凝視著他漸漸消失,神情寧靜又哀傷,手裡抓著聶懷桑的佩刀然後用空出的另一隻手托住了聶懷桑的魂魄

這時候藍曦臣讓地上的法陣轉動起來

魂魄本是一體,他們渴望相聚,聚魂時,刀裡凜冽的靈力沒有聶懷桑壓制,一瞬間散了出來,與魂魄相融時人魂的螢光直衝上天際。

獨留院中的藍曦臣抱緊了刀喃喃自語“如此便聚魂了”

之後近千年的時光,藍曦臣都在等待聶懷桑醒過來,他偶爾在月光下手執裂冰,吹一曲訴情

——那便是之前將藍曦臣從夢妖幻境中喚醒的溫柔纏綿的簫聲

藍曦臣看著這一切,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這是某個人刻意讓他看見的

於是他問“…後來呢?”

“……”

一道溫言帶著笑意的聲音傳來
“前塵往事本不可說,你入他的夢走得太深竟叫你看了去……我說,你剛剛不是已經看到了孩童模樣的他了嗎,他在哪你還會不知道?……尋到他後,請記得好好待他”

藍曦臣覺得這話很有趣“我們是同一個人,我自會把他放在心尖上疼,不勞費心”

“如此甚好,對了,記得,你要主動”這可事關男人的面子

……什麼???

算了,記著就是

“哈哈…孩童模樣的聶懷桑啊~定是躲在聶家後山深處的翠靈山澗了”

评论(5)
热度(8)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