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學了法律當專業,每天都會很心累…

《韜光養晦》第十四章

✣cp曦懷, ooc ooc  ooc
✣繁體字,還有煉屍場終於端掉了
✣下一章開始一路談戀愛~
✣其實吧,我寫的時候,不帶洗白任何人的思想,但是一寫下去,當我揣摩這個角色時就會生出很多同情,嗯,因為本章寫到薛洋了,我不知道對這個人該怎麼想,其實真的不能接受他的行為,但還是會在寫文時覺得每個角色都要多面一點所以不會單純只寫他的惡就這樣。

正文開始↓

而同一時間,外邊的金凌等人因為藍曦臣散出的靈力,找到了進來救人的路

“你們過來一下,我發現奇怪的東西”魏嬰的聲音適時的響起,眾人紛紛朝他指的地方看去

“我懷疑這裡原本是別人的洞府呢…”

確實,這處洞窟相比外面的煉屍場,無論是牆面的材質還是開鑿的鑿痕都明顯較為久遠,聶懷桑帶來的那些人對這裡也一無所知。

而魏無羡在這的地方看起來像是個樑柱的一陰影處發現的,是一個類似於傳送法陣的設計,放置有輔助用的法器,陣型挺完整而且明顯有人最近剛用過,有法術殘留的痕跡。

其他人也在各處都找到了殘缺的法陣

這座洞窟風化得很嚴重,但幾人還是從依稀的刻痕中看出了些門道,魏嬰跟藍湛討論片刻後

他語帶笑意提高聲音道:“若說這世上還有誰,比聶宗主抓來的這些人更了解煉屍場的構造——”

江澄聽出他想說什麼,接道:“不是吧,你想說金光瑤詐屍了?”

魏無羡給他一個大白眼,回道“沒默契,再猜”

金凌遲疑道“…薛洋?”

魏嬰打了個響指,帶著七分讚許三分諷刺的道“我們智商在同一條線上真是太好了是吧,江晚吟?”

江澄惱怒對著魏無羡呲牙咧嘴道“你欠揍嗎?”

魏嬰正欲與他鬥嘴,藍湛手輕放在避塵上拉住他道“別玩,有人來了”

來人竟然是讓眾人好找的曦懷二人

聶懷桑很明顯是被抱出來的,他一整張臉因為藍曦臣不按牌理出牌的舉動呈現出一片空白的模樣,連往日一問三不知的面具都忘了要戴上

藍曦臣把聶懷桑從夢裡抓回來後發生了什麼事我們暫且不提,總之藍曦臣最後只一句“好好拉著你手走路你也能出事,那就我抱著吧”

……這個人到底是誰,他還是我記憶中那個氣質飄然仙氣盈盈的藍渙藍大澤蕪君曦臣哥哥嗎?!

藍曦臣見這洞窟所有人全在,開口道“你們怎麼都在這?”

江澄金凌兩人表示我現在不想跟你們這些斷袖說話,簡直沒眼看

藍湛見大哥沒事,鬆了一口氣,走上前道:“大哥…”

魏嬰笑嘻嘻地迎上道“沒想到那處竟有視覺屏障,你們來的路上沒遇上什麼吧?”

藍曦臣沉吟片刻道:“我們沒事,走來的路上也沒有遇上什麼人,連具走屍也沒有,倒是…我們遇上了一隻守門的妖怪,他護著的地方一崩塌就出現這條路,我們便是順著你們的聲音找過來的”

魏無羡聽到這話立刻確信先前的推測,雖然在義城時被救走的薛洋應該是沒有生路的,但若他還活著……一定會把曉星塵搶回去的

聶懷桑無奈的拉拉藍曦臣道“你放我下來呀這樣太丟人了”

藍曦臣才不想理他

他正在貫徹未來的自己給的忠告,既然聶懷桑對兩人的關係這麼沒有自信的話,那自己就要主動一點

聶懷桑打不過他也捨不得打,恨恨地咬牙切齒。

由於陣法的痕跡還在,他們原地討論拼拼改改竟然湊出了原樣,再三確認陣法沒有缺陷後,決定了由江澄金凌藍湛在圓形的法陣三個位置站成一個三角,由最中央的藍曦臣配合他們發動這個移動陣

金凌指揮幾個部下守在原地,再命幾個人回金麟台通知長老們。

將武器先拿在手中後,他們便開始了。

從念咒到發動不過短短一刻鐘,陣法的亮光消散後,各大家的宗主就消失了

沒有人知道他們在裡頭做了何事,只知道他們消失後兩個時辰,整個煉屍便被一股逆天而行的力量拉入了地底百尺以下,天地轟鳴,震動不止

而金凌他們完好無缺地出現在離煉屍場足足差有50哩處,御劍飛回來不是多遠的距離

本以為會見到那個笑得一臉張狂的男人,卻原來此人屍骨已寒。

“呵,除了金光瑤還有誰會幫他收屍”江澄似是極為不屑

誰都知道,金光瑤破廟那一敗,就再也沒能回到這煉屍場。

“留下的連一點能造福人群的東西都沒有,真真符合此人的稟性,太噁心人了”金凌的嫉惡如仇與江澄可說是如出一轍,對薛洋此人,他們只有唾棄。

是啊,與這天下千萬人一般,薛洋是個受盡怨恨唾棄都不夠的大惡人。通常惡人自有惡人磨,可就怕惡人像他這般,如孩童稚子,將世間當作自己的遊戲盤,恨一人便要全部人一起陪葬,絲毫不管道義,看看如今的義城,還是個了無生氣的死城呢。

魏嬰看著他留下的手稿說:“人心難測、世事難料,像他這樣的惡人死前還是只想著要把曉道長拉回來,人家都因他散魂了,他偏生想這麼陰魂不散,真是…造孽啊”

就像薛洋被砍下的左臂手心,明知糖已不能吃了,仍死死抓著它不放

從魏嬰的角度,他覺得薛洋是一個自以為什麼都沒有的賭徒,最終才發現自己輸得只能抓緊小小的希望。

其實看著這樣的薛洋會讓他想起亂葬崗那時,最後自己的慘樣,幸好他還有堅持等著他的藍湛

不,應該說,他薛洋完全不一樣嘛~

藍湛感覺他情緒低落回過頭攬住他,眼神盡顯擔憂,魏無羡甜甜地笑了笑親了他藍二哥哥一口道:“我們出去吧”

聶懷桑也不知道怎麼想的,他與薛洋素不相識,但他直到死前都想將曉星塵救回來的那股狠勁與那種惡的光明正大的態度實在……令人難以釋懷。

藍曦臣有些驚訝聶懷桑竟會提出要將薛洋的屍骨帶出來的提議,聶懷桑回道:“我也不知道,就是覺得…帶出來比較好”

其實是佩刀中的另一部分告訴他的,說薛洋應該在降災裡,不帶出去,等他有了靈識能夠化形後,這整山的屍體都會為他所用。

所以最後,他們破壞了煉屍場的陣眼,將那群屍體與怨氣直埋入地下封印。而降災與那一堆文稿,連同一包屍骨被帶了出去,聶懷桑本想交由地主金家處理,然而金凌不要這些東西,便叫住交給魏無羡道“我在的金家不需要這種種垃圾,就交給你帶著吧,反正你現在很閒不是”

魏無羡心道其實你爺爺我也不太想要,但是一來他對金凌有愧不敢拒絕,二來,他心想說不定……哪天遇到宋子琛道長,能將這些手稿試一試。

阿菁和曉道長終有一天會醒的。

只盼芸芸眾生於這天道面前,除了嘆服於它的殘酷外,還能在其中感受到一點奇蹟吧…

评论
热度(6)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