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

『我一直在這裡』❉雙聶(上)

✢沒錯是雙聶但是不想定義到底是親情向還是cp向,隨意就好X D D
✢ooc,ooc,ooc,繁體字
✢這篇是之前看到有人黑懷桑時,一怒之下開的文,並不知道有沒有後續…應該是有的,不過我才不要再寫成長篇→_→

正文开始↓

聶明玦死後,很長一段時間都處於沒有自我意識的混亂期,眼中只見黑白扭曲的視界,在同自身驅體的聯繫斷得亂七八糟且逐漸微不可察的情況下,他含怨的魂魄越來越暴躁、越來越怨恨、越來越空虛。

這樣無法填滿的空洞,讓他殘存意念滿心只想著殺!殺了那個人!殺了金光瑤!

胸中唯一的光芒,是死前懷桑的那一聲聲呼喚,那是被掩蓋在雲層中的月光,微弱卻又準確地透進他的心台

——奈何如斯悲切

那時候,他多想逼自己動起來,他知道的,知道那個聲音是誰,那是與自己聯繫最深的血脈,是自己今生僅有的、唯一的弟弟。

可這沸騰奔流的血液讓他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甚至令他連一步都邁不出去…!

無力顫抖著手伸向前方,聶懷桑一點都不害怕地接住他,他瘦小的身子被自己的鮮血染紅,帶著絕望淒切地哭喊著大哥,希望自己再睜開眼睛。

他想回應的,可雙眼不聽他的使喚,張嘴湧出的不是聲音而是鮮血,連抬起手如小時候一般拍拍聶懷桑的頭都辦不到

——卻仍化不開生離死別的魔障

拖著金光瑤入地獄的聶明玦因為宿怨得償,魂體竟有恢復意識之相,他醒來後神識遊走在幽暗的夢界

這地方闃暗又寒冷,安靜的讓人連自己的存在都感覺不到

有人告訴他,他前生的殺氣太重怨氣久而不化,被人封印百年,無法入輪迴,只能孤身一人徘徊於此處

聶明玦不欲回話,就靜靜聽著

那個聲音每天都來同他說話,樂此不疲

他也漸漸能回憶起遭到分屍後的事情,

那人說,徘徊於此處者,都是心中有所掛念,而不願離去的人

之後他又說,留在這裡的,都在等一個心上最珍重之人。然而, 這裡不過是世界的接縫處,不是魂魄真正的歸所

所以,你等待之人未必…該說是幾乎不可能,會在此生與你相見。

聶明玦聽到這裏,終於有了點反應,他問道“之前在這裡的人呢?”

那個聲音回道“哎,願意理我了?”

“……”聶明玦背過身去道“不能說的話便罷了”

“等等,我沒那樣說!好吧,告訴你就是了,願意等的人不是沒有,可要見你思慕之人難道只有乾等一途嗎?”

聶明玦一愣,回道“難道另有他法?”

“哈哈哈…真是…像你這麼死板規矩的人也不多見,大抵有兩種方法”

聶明玦抱拳行了一禮“願聞其詳”

那人對於他的禮貌很是滿意,拍了拍手道:
“第一種,賄賂我讓我帶你上奈何橋,這樣你的等待最多也只能到橋為止,今生的緣分可能路過對望一眼,喝下孟婆湯,來世不敢保證。

第二種,一樣要我幫忙,我讓你成為他的守護靈,可以永生永世地望著人家,單方面的”

聶明玦聽出了些門道了,開口發問“除非你出手相助,否則見上一面只能是徒增惘然嗎?”

那人悶笑道“沒我幫忙,那就在這等唄,等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奇蹟發生,不過我挺喜歡你的,就給你一個你才能用的方法吧~”

“其實呢~向來只聽說由人修仙,可探究下來,你就沒發現,其實由魂魄修仙也是正理嗎?”

聶明玦第一次聽到這麼荒謬的理論

那人見他竟然可以這麼食古不化,痛心疾首:“你想啊,你本來可是玄門仙首,心法修的除了身,更多的其實是修靈呀,不然你以為像我這樣的存在是怎麼來的?”

聶明玦早猜想這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神秘兮兮的人大概便是傳說中的冥官,卻不想…“冥官是由死後的魂魄修仙的?”這種事是他一介凡人能知曉的嗎

“啊呸,我才沒承認我是什麼冥官,都是你說的啊,對了對了,第三種方法是針對你的情況的,出去別說是我告訴你的,你好像要用刀?改天再給你帶一把來”

聶明玦不討厭這個人,對他深深行了個禮道“我們素昧平生,你為何要這麼幫我”

那人嗓音低沉慵懶,回道“非也非也,凡是落入這裡的,我都會給他們一個機會,尤其是你這種有仙緣的,能幫一個是一個” 

……反正冥官很缺人

聶明玦不知如何感謝,只道日後若真修練有成,定當回報

此人笑了笑,說道:那再說吧

世界又恢復一片靜默,只有忽隱忽現的螢光散落各處,夢界裡幽暗廣闊,這裡有的,只是望不見盡頭的空虛

然而此刻,聶明玦眼底重新燃起希望,他並非真的在等人,對於人世他早已不再抱有期待,回想他赤峰尊這一生,死生參半、悔恨參半;死後又陷入瘋魔,於恨中迷失自我,入了異界只覺心灰意冷

他知道自己不能輪迴,所以想在這裡耗到魂魄消散

可現在,他有了一個機會

他還是放不下聶懷桑

想再見他一面

即便是以這樣不人不鬼的身份

评论(2)
热度(10)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