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學了法律當專業,每天都會很心累…

雙聶『我一直在這裡』中

✢這章怎麼會寫得這麼長…
✢ooc ooc ooc ,覺得我把大哥寫崩了(T_T)
✢腦洞清奇(然而本篇最核心的虐點其實是在下一篇)
✢本文是he喲

——清河聂家府

聶懷桑暮年時,仍是身著一襲墨衣,髮間攏著一只玉冠,右手纏著雕刻精緻的銀製護腕,腰間掛著一把大刀還插著一檀木做的折扇

如今的聶家已是四大家族之一,他看著清河昇平的氣象,心中一片空落落的

這景色本該是他與大哥並肩打拼出來的才對,可他現如今仍是獨身一人,望盡這聶家興衰

思及此,聶懷桑又暗自神傷,近年他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每當族裡掌門與親信們嘮叨起來,他就攤手投降無奈笑道“唉…行將就木囉”說著又仰頭乾了一杯

“你都什麼年紀了,酒少喝一點!”

“誒誒誒!你們要剝奪一個老人家所剩不多的興趣嗎!”聶懷桑抱緊了石桌上的酒罈,大有誰要拿走他就自裁的氣勢

勸他的那位青年怒道“你興趣太多了!!!”

聶懷桑垂眸放下了酒罈,取了一瓢置於唇邊啜飲一口道“想我少年時意氣風發,只願逍遙山河……”

他感受著清河的微風拂過臉頰,微瞇起雙眼歎道“唉……可轉眼數十載,我已與聶家共開這清河繁榮之景,如今年邁如風中殘燭……遠遊什麼的,也做不到了呢”

青年聽聞這話,眼眶泛紅,不知所措地結結巴巴道“是子弟們不才…”

平心而論,聶懷桑是一位極有風情的男子,即便年老也掩不去他身上的風流才子氣

偶爾他也會自嘲,這一輩誰還記得清河三不知呢?

見青年有越說越自責的傾向,聶懷桑手撐著下頷擺擺手道“都是自個兒選的路… 宗主不都是這樣的嘛,而且人總有一死嘛,你們何必現在就開始難過”

青年擦了擦淚拍桌道“宗主!”

聶懷桑抬手制止他的話“停!別念了,現在你才是宗主”

有一道溫文儒雅的嗓音從後方傳來“懷桑你啊…別太欺負後輩”

“哼!都幾歲了還是那副德性,穹華你別跟他一般見識”身著金星雪浪的金凌踏步而來,聽到聶懷桑說得那些鬼話就忍不住罵他幾句。

金凌是從封棺大典後開始與聶懷桑有所接觸,現在則是來往密切的盟友。

穹華見是兩位叔叔,趕緊施了個禮道“竟然讓兩位找來此處,真是對不住”

聶懷桑又各給他們斟了酒和茶,沒心沒肺笑道“兩位宗主駕臨,懷桑有失遠迎了,都請坐吧”

金凌和藍曦臣對看一眼,無奈地坐下,說實話,聶懷桑也不過50多歲,以修仙之人的標準來看實在不算老,然而他舉手投足之間,都可見其對人世無所留戀之貌,是以與他熟識之人皆很憂心他哪天就這麼駕鶴西歸了。

今日他們是來討論百年封印的事的,聶懷桑有感自己無法同其他仙家宗主一般長生,穹華尚且年少資歷淺,有意託付金藍二家多多關照。

“你既然放不下,就該好好保養身體,莫叫穹華他們如此擔心”藍曦臣多少還算是長輩,忍不住又念了幾句

聶懷桑心中對藍曦臣既有尊敬又懷有愧疚,回道“我明白的,但是命數難測誰又說得準呢”

“你啊…這種事別亂說!”金凌皺眉頗不贊同道

藍曦臣亦道“懷桑,我們都很珍惜你這個朋友”

聶懷桑晃了晃酒瓢委屈地道“算我說錯話了行不行?這樣,我來發個願吧,願來年我們依然能不遠千里來相會~”

“嗤…不正經!”

三人笑成了一團

這麼多年過去了,有些傷早已結痂;有些疤也已淡去,如今他們只望人人皆平安,平安就是福

可誰都沒料想到,聶懷桑一語成讖,過沒多久,他就與世長辭了

那一天,聶懷桑照常巡視行路嶺,他要出門時便感覺自己特別疲累,進氣多出氣少,每呼吸一次肺就巨疼一次,渾身發著虛汗,面上血色盡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捂著胸口吐了一地刺目的血,暈了過去

意識朦朧之間,聶懷桑迷迷糊糊的想他這是大限已至了…

真好啊,他孤寂的一生終於是到頭了

他終於可以從這不知所謂的凡塵俗事中脫身了,自大哥死後,若不是兄長的血恨與宗主的責任驅策著他,他應該只是一鬱鬱不得志、行屍走肉之人吧……

慌亂中有人把他抱起來放在床上,有人喊著趕緊叫大夫來

床邊有人緊緊握住他的手哽咽著呼喚他…

他認得這是穹華的聲音

這孩子…跟他一樣出生沒有多久就失去父母。

十年前,聶懷桑去給人家上香,遠遠地看見這個小小的孩子,心頭一熱,走過去便一把將他抱了起來,忍住了心上莫名的抽痛及泛淚的衝動道“你叫什麼名字,以後我照顧你好不好?”

那個要人揹的孩子都長這麼大了,可以當宗主了……

孩子的哭聲彷彿還停留在耳邊,然而聶懷桑已沒有力氣再睜開眼睛變著把戲安慰他了

——死前已經沒什麼遺憾啦

聶懷桑笑著閉上雙眼,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清河聶家府迎來了一代軍師型宗主的殞落,這位宗主不靠武力靠得是智取,這一生為聶家傾盡心力,開創了聶氏新的局面

可極少人知曉,對於聶懷桑而言,他只希望能再見到聶明玦,謝他栽培養育之恩,懺悔他捨去聶氏忠直報仇的心機,並且來世……

若大哥能有來世,換我來保護大哥

——冥府

聶明玦身著冥官專屬的黑色官服,腰間掛有刻上他姓名的玉珮,還有他生前所用的刀。

他身邊站的是那位恩人,為了報答他自願受他驅遣。

“喲~這誰,叫聶懷桑呢,陽壽已盡得下來了,你去接他吧”

“哇塞!還有,有個叫金光瑤的遊魂最近終於醒過來了,你看著辦吧”

聶明玦當上冥官這段時間,已然摸清聶懷桑是如何讓金光瑤身敗名裂,並且設計他手刃金光瑤拖入棺中再封棺厚葬。

老實說他對人性更加灰心了,可之後聶懷桑振興聶家倒是沒有再用上這麼狠的殺招,聶明玦也漸漸懂得——

他是過剛易折,而聶懷桑,是真的張弛有度、忍辱負重、算盡心機…只為報仇。

——曾是他最看不過眼的那種人

幸而聶懷桑沒有忘本,沒有忘了聶家的忠直,不然聶明玦也不知該如何面對這樣的親弟。

可想到金光瑤,他那泯滅人性的義弟,他仍有滿腔怒火與憤恨,卻不想再對他做什麼了,回想那段瘋狂混亂的時期,他只覺得累。

……不值得啊

不管是菩薩心腸善心人士還是機關算盡只為出名,死後也不過魂歸冥界受盡因果輪迴。

誰都曾對某人有過虧欠、有過愛戀、有過恨有過怨、有過感謝…

生生世世還不完,萬般無奈皆因緣

——奈何來世,原來前塵已註定——

评论(3)
热度(13)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