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

曦懷《此情若是長久時》(短篇完)

✣甜到蛀牙,難得發糖~❤(ӦvӦ。)
✣一堆脫離原著的私設,ooc無極限
✣感謝群裡小夥伴提供的好梗
✣繁體字注意,文不對題系列

正文開始↓

聂明玦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幼弟的房间搜出这种东西!

春宫图!竟然還有好幾冊?!

他不過出外除祟幾天,回來想驗收一下幼弟的學習,結果…懷桑這孩子,真是皮癢了。

聶明玦一怒之下,拍桌訓道:

“聂怀桑,膽肥了你!你說,大哥這才幾天沒回來,你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給我跪好!”

聶懷桑嚇得臉色發白,乖乖跪下道“大哥我錯了對不起,我不該因為好奇便動此淫邪之念,你可以生我的氣,但你千萬別亂來……身上還有傷呢”

聶明玦聽他這麼一說心就軟了幾分,可也不能這麼快就原諒他,於是面上還是保持訓斥的姿態,惡聲惡氣道“我們聶家修刀道,代代皆是武人,是不是待在聶家府你根本無法好好學習?”

說到學習,姑蘇藍氏對於子弟們禮教經典的教學,不僅紮實而且極有成效。

他想起了藍曦臣,那一身好修養與好談吐,舉手投足間的雅俊柔和,心下不禁生了個主意。

這廂仍跪著的聶懷桑聽聞大哥溢滿失望之情的話語,眼眶一紅以為大哥是真生氣了想要將他趕出聶家…

他跪在地上惴惴不安等了許久……都不見大哥再說半句話,聶懷桑於如此巨大的不安中不知不覺流了滿臉的淚水,滴滴答答砸在地上,暈開了淺淺的水跡。

聶明玦這才回過神來,聶懷桑幾年都沒哭過了,如今這是怎麼了?

“大哥還沒罰你,你就哭成這樣,還是不是男人!”

“大哥我錯了你原諒我吧,不要將我逐出家門……懷桑只有你一個親人了”聶懷桑哭得一抽一噎

他這句話說得無心,卻叫聶明玦聽得好生心疼,他抹了把臉歎口氣,走過來一把扶起懷桑替他擦擦眼淚道“你想什麼呢,大哥也只有你一個弟弟,絕對不會不要你的,來、起來,那麼大個人了哭成這樣成何體統……就你這腦袋!淨胡思亂想,自己嚇自己!”

最後聶明玦只沒收了聶懷桑所有的豔情話本與那春宮圖冊,更多的責罰竟是沒有了

聶懷桑本以為自己逃過一劫了,沒想到,清河舉辦清談會時,大哥便把他叫去,他見到了崇拜的曦臣哥哥心裡甜滋滋的

……⊙︿⊙

結果大哥竟提議要讓自己去藍家聽學!

聶懷桑在心裡頭搖得跟波浪鼓似的,臉鼓鼓的很是不服氣,大哥怎麼都不跟我討論一下就做決定了!

藍曦臣聽到聶明玦如此慎重地提出這樣的話,微微頷首道“來藍家聽學當然是可以的,大哥你會與我提起此事,想是懷桑又使壞了?”語畢他雙眸含笑的看著聶懷桑

聶懷桑鼓著臉偏過頭去就是不看藍曦臣,大有我就是不想去你們奈我何啊的氣勢

聶明玦瞪他一眼,手伸過去揉揉他,回過來繼續與藍曦臣詳談

藍曦臣微微一笑,心道你大哥若真想把你送來,你半句怨言都說不出來的,況且……

“懷桑若來,我定不會讓他受委屈的”

聶明玦一愣,隨即皺眉回道“你別總是慣著他,該嚴便嚴,該罰就不能輕饒”

藍曦臣道“那是當然,習禮是不能怠忽的,我定會親自盯緊他,是吧,懷桑?”

聶懷桑忿忿道“我都沒答應要去呢,兄長們就討論起怎麼罰我了”

“噗…哈哈哈,你就知道怕罰,那之前還敢惹大哥生氣”

聶明玦也被他這話說得又好氣又好笑,只道“那這事就這麼定了,曦臣,勞煩你多留一天了”

“嗯,懷桑就由我親自帶去雲深不知處吧,我帶回去叔父不會多講話的”

他們兩又聊了一會,才各自回房

藍曦臣憑著印象拐過通往客房的路,不想迎面就撞上了聶懷桑

他偏了偏頭,心下已有了想法

 ——懷桑這是來求情的呢

聶懷桑絞著衣角,整個人都蔫了,他委屈的說“曦臣哥哥……”

藍曦臣抓著他邊走邊說“晚間風涼,回房再說”

進門後,藍曦臣給兩人各添了一杯茶

“現在知道怕了?”

“曦臣哥哥…”聶懷桑簡直是一萬個委屈

他的表情很是可愛,藍曦臣忍著笑意強壓下嘴角道“大哥是認真為你想,這次我也不能給你求情了,回姑蘇後,每晚我親自盯你的課業,你別想偷懶”

聶懷桑瞪大雙眼“唔…怎麼這樣!”

藍曦臣拍了拍他的肩道“就是這樣,每晚都有我陪不好嗎?”

聶懷桑太傷心了,藍家那是什麼樣的地方?

是堪比和尚廟的地方!

“啊啊啊曦臣哥哥你不懂!無聊也是能殺死人的!”

藍曦臣斂眸不為所動道“懷桑,慎言”

“哼!不跟你說了,我要回房睡了!”

“嗯,明早記得收拾好行李,別貪黑熬夜,晚安”

聶懷桑的腳步一頓,快步離開了

到了雲深不知處後,藍曦臣兌現其承諾天天盯聶懷桑讀書

第一天,聶懷桑如深宮怨婦淚眼汪汪地扒著藍曦臣抱怨藍家家規多的讓人想哭、藍啟仁多麼死氣沉沉泯滅人性、藍家的門生子弟都好純良完全是另一個世界…等等

藍曦臣心裡一陣好笑,懷桑與忘機反差太大,一個是長不大的小孩,一個是穩如泰山的老成。

他覺得自己好像多了一貪玩的懶貓當弟弟。

第一週過去——

聶懷桑:“這雲深不知處,懷桑只有曦臣哥哥你一個人能說得上話”

藍曦臣摸摸他的頭道“怎麼了,還不習慣?”

聶懷桑得了甜頭,蹭蹭他的手道“當然不習慣……曦臣哥哥,我想吃葷食”

“好,你抄完這頁明天我就給你帶清蒸鱸魚”

一個月後——

聶懷桑一個月都有魚啊肉啊當宵夜吃,每晚都自動自發地往藍曦臣書房報到

有時讀累睡著了,醒來已經在藍曦臣的床上,藍曦臣讓出自己的床自己去睡書房。

聶懷桑心眼兒細,藍曦臣不介意他可介意的很

——曦臣哥哥是宗主,睡書房哪能好好休息。

於是聶懷桑接著幾天都沒在抄書時睡著了,晚上一到點自動滾回自己房間。

藍曦臣終於能睡回自己的房,但他一點都不開心。

……習慣是個可怕的東西

這樣接連好幾日,聶懷桑才發覺自己被藍曦臣寵得睡不來他自己的房間了

這一晚,聶懷桑啪地一聲闔上書後,又準備溜回自己的房間

藍曦臣拉住他道“懷桑,你最近似乎沒睡好,眼框一圈黑,是不是不舒服?”

聶懷桑瞅了瞅那隻白淨漂亮的手,又盯著藍曦臣許久,眸中閃過精光扁扁嘴道“……我喜歡睡你的床”

藍曦臣眉毛一跳,強自鎮定道“這…那你來我這吧…”

聶懷桑不等他說完,又接著道“你不要再睡書房了”

藍曦臣“……”

聶懷桑“床挺大的你幹嘛非要讓給我睡”

藍曦臣“……嗯”

所以他們兩現在同睡一張床,同蓋一條被,藍曦臣睡相極好,不搶被不打呼嚕不說夢話不踢人。

——妥妥一睡美人

反觀聶懷桑,被子他搶走了,藍曦臣也不搶回去,自己手腳亂踢睡到換方向了,藍曦臣會把他移回來…若自己跨到人家身上了,藍曦臣會輕手輕腳抓下來然後把他整個人抱懷裡睡

……???

啊,這種絕種的好男人還真是想嫁……

呸呸呸!不對不對,想啥呢聶懷桑!告訴我你剛剛不是在想什麼睡男人還是跟男人睡的問題!

聶懷桑煩惱了好幾天

他覺得

不是他喜歡上曦臣哥哥

就是曦臣哥哥喜歡上他了

三個月後——

“曦臣哥哥,懷桑很喜歡你!”

藍曦臣面上微笑定格一瞬,摸摸他的頭道“嗯,我也很喜歡懷桑呢”

聶懷桑心想你以為我說的喜歡是對長輩的喜歡,我說的喜歡是情愛的喜歡,哪能一樣。

於是他道“懷桑只願思慕之人與我同心…曦臣哥哥,你喜不喜歡我?”

“我……”藍曦臣猶豫了,這…這只能答喜歡了吧?

聶懷桑更加固執了“我滿心只思念著一個人,這個人天天抱著我睡,我想知道他的心意”

他雙眼堅定的盯住藍曦臣,深深望盡藍曦臣的眼底。

少年還未長開的骨架透著一股好強,教藍曦臣看得癡迷,他知道,他現在哪怕說出半句忽悠的話,都可能讓聶懷桑傷心

藍曦臣走上前一把抱住他“你讓我怎麼忍心拒絕你……”

聶懷桑狡詐地用力抱緊藍曦臣“嘻嘻~懷桑喜歡你,跟喜歡大哥不一樣的那種”

藍曦臣側過頭吻了吻懷中的人道“我也喜歡你…只想抱著你睡,一輩子”

聶懷桑含糊地回道“好,一輩子”

—————

後來,等聶明玦知道自家親弟已經跟藍曦臣好上時

只想回到過去賞自己兩巴掌

因為,細細想來,把他們送作堆的……

不就是自己嗎?!

看著天天膩在一起的那兩人

聶·這樣下去要瞎眼了·明玦憋屈地想:哥哥心裡苦,但哥哥不想說(;一_一)

评论(1)
热度(18)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