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

「我只是想見你而已」

◆cp曦懷,注意避雷
◆ooc ooc ooc腦洞清奇,有點不知道自己究竟寫了啥,總之腦補劇情有,非常ooc(T_T)
◆又是同萌曦懷的小天使貢獻的梗,不過我好像寫砸了……心塞
◆繁體字注意

“宗主……”

聶懷桑、藍曦臣等人一出破廟,便有幾名找來的部下簇擁而上

“我沒事…”聶懷桑身上還掛著方才藍曦臣給他披上的外衣,他計畫多年大仇得報,然而此時心中只一片空落落的

像是失去了很重要的東西

——他不喜歡殺人,是以除了金光瑤與蘇涉外,他都是在確保不會死人的情況下布局的……

但那又如何呢,如此心機深沉,誰還願意相信你仍保有良善。

聶懷桑不知他如今看上去十分淒然單薄,殺了金光瑤並不讓他痛快淋漓,只讓他痛苦不堪。金光瑤於他而言,真的就像哥哥一樣,聽他訴苦、給他建議、溫言勸誡他…然而從大哥死的那天開始,一切他所認知的現實都變了樣,宗主的壓力、大哥的仇,金光瑤的好,還有他對藍曦臣說不出口的愛慕。

這些東西一再地折磨他的心,有時他在宗主之位望著窗外鎮上繁榮的街景,會恍惚自己仍是那年少不識愁滋味,一壺酒來一首詩的閒散公子。

可回過神來,這拿在手中的緊急密件如一把利刃刺穿他的念想。瞬間洶湧而上的巨大罪惡感,壓得他伏在案上,痛得難以呼吸

——大哥的屍骨未寒,屍身仍散於各處,聶家也還未振興,聶懷桑,你怎麼敢?怎麼敢想未來的逍遙日子?

現在,他背叛了藍曦臣對他的信任,狠心揭開金光瑤利用三尊之間的兄弟之情,偷出藍家的禁書庫的樂譜,還藉著藍曦臣親手教他的清心音殺了大哥的事實。

越想越覺自己也是不可原諒的

部下們見宗主沉默已久、眼神晦暗苦澀,輕聲喚道“宗主…再淋下去要受風寒的”

聶懷桑“嗯”了一聲,在雨中小心翼翼地抬頭往藍曦臣的方向看了一眼,收拾自己紛亂的情緒後便道“回去吧…還有很多事要做,封棺必須儘早,聶家也必須重新鞏固與各門派的關係。你們放心…為了聶家,我是不會倒下的”

然後他用力抓緊身上的衣服,接著一把扯下,衣料暖人的溫度一離開,雨直接順著衣領鑽入,貼著發冷的皮膚而下,風一吹聶懷桑就冷得直發抖,他拂開身邊幾人欲給他渡真氣的動作,固執的挺直腰桿道 “這衣裳,替我還給藍宗主吧”

說罷他決絕地轉身,離去時聶懷桑心想:這一走,今生恐怕難再有交心的機會了。

往日多少歡談,皆付做過眼雲煙
來日擦肩而過,誰還記情深緣淺

藍曦臣目光空洞,看都沒看聶懷桑一眼,任冰冷的雨水淋上他的全身。只在聶懷桑轉身而去時,凝望著他走遠的落寞身影看了很久

那時他感到極為灰心失敗,無論是金光瑤的真心以及他對自己的利用欺瞞;或者是他死前執意讓自己愧對他、要自己記住他一輩子的舉動……

還是聶懷桑撕下純良的偽裝,借他的劍傷人,激起大哥對三弟的血的反應,最終如他所願,令大哥親手絞殺金光瑤拖入棺中的恨意。

這些事都讓他對自身產生了動搖,回到藍家就閉關不出

閉關期間他想了很多——

記憶中那個曾與他秉燭夜話,談得酣暢淋漓的少年,絕不是假

那是金光瑤的真性情

他仍願意相信那個與他貴為知交、有才能有抱負的人本性是良善的

可是聶懷桑

“這十多年來,你都是怎麼過的……”

只有懷桑一人對大哥的死存疑,謀劃了這麼多年,自己竟然半點不曾發現異樣,思及此,藍曦臣自責不已

他知道聶懷桑肯定覺得他所為之事不須要被人理解,可是……

“懷桑,你對我又是怎麼想的,是否也覺得是我害死了大哥呢?”

◆◇◆◇◆◇◆◇◆◇◆◇

——澤蕪君閉關不出,是因為對義弟聶懷桑狠毒的心腸與縝密的心機感到心寒,才並未前來封棺大典為兩位盛極一時的人物忌喪

藍曦臣出關後,便發現類似這樣的謠言四起,輾轉傳入他耳裡,真是越傳越難聽

他打定主意想去見聶懷桑,這樣的謠言對藍曦臣本人無甚影響,他相信聶懷桑也不會信的。

——他的確是心寒,可寒得是金光瑤與聶懷桑二人皆將他排除在外,利用他的良善,騙他騙得好苦

……想來就覺令人很是不悅

前幾日,他出關後便前往拜見長輩,竟得知叔父有意讓魏無羡一同聚餐,心下替藍湛很是歡喜,當晚用過餐後他便前往拜別叔父

“我如今心不靜,繼續留在藍家執掌大位怕是不妥,叔父可否允我外出磨礪幾年?”

藍啟仁心知藍渙這個孩子個性隨和又認真懂事,無奈藍渙藍湛這兩兄弟都被這凡塵俗事所擾,受盡了苦難

他輕歎了一聲道

“你會提出這樣的請求,想是早已有所打算,我也不攔你了,出門在外萬事小心”

“叔父為這藍家勞心勞力大半輩子,卻未享過幾日安閒,曦臣心覺有愧,此番定會早日想開,回來侍奉叔父的”

藍啟仁忍俊不禁,拍拍侄子的肩道“你有這份心就足矣,儘管去吧”

藍曦臣又恭敬一拜,謝過叔父。

一出雲深不知處的大門,藍曦臣便御劍而起,往清河而去。

◆◇◆◇◆◇◆◇◆◇

清河聶家府裡,聶懷桑吸著鼻子窩在床榻上聽親信報告近日在城南作亂的妖物,這妖物在路邊埋伏襲擊旅人,還好食年輕處女……

“嘖嘖嘖,口味不一般啊,已食過人的血肉可能不好對付,玄燁你帶幾人去吧,注意要先佈下幾個淨魂的法陣,切莫一個人硬拼。唔,不如再派鶇明隨你一起罷……哈、哈啾—!”

“……宗主,您還發著燒,這些事讓長老們安排就好了”

“嗯…我好多了,總之剛剛吩咐你的可記清楚了?”

“是,屬下領命,那麼宗主您也趕緊……”

“宗主!澤蕪君,澤蕪君來了!”

玄燁的話說到一半就被打斷,對著急急忙忙進來報信的人就是一通罵“喊什麼喊,誰來都不見!沒看見宗主都下不來床嗎?”

聶懷桑覺得自己很有必要澄清一下“我只受了點小風寒,沒有下不來床……”

被罵的小奴委屈極了,玄燁大人是出了名的脾氣差,可這件事真的很重要,於是他可憐兮兮地絞著衣角道“可澤蕪君就在門外,所以不要讓他進來嗎?”語畢他還看了看只穿了件單衣窩在被子裡,臉燒得紅彤彤的宗主一眼

玄燁“……”

聶懷桑撫額歎了口氣道“……你讓他等一下”

小奴乖乖去通報了

門外的藍曦臣自然是把裡頭的對話全聽了去,心想他好像來得不是時候

玄燁有些擔心“宗主,不知澤蕪君此番究竟是……”

聶懷桑一手撐在床沿,一手舉起阻止他繼續說下去“不管他來做什麼,都是我該面對的事,好了…你也別顧著我了,速度出發去除那妖孽吧,我也得整理整理換件衣服,你在我怎麼換?”

藍曦臣只見門內出來一個青年才俊,這青青年只微微對他一躬身便離開了

他被叫進去時,房內燭火點得很足,聶懷桑坐在茶几邊,正在給他沖茶

“藍宗主,讓你久等了,先喝杯茶…”

藍曦臣觀察他的臉色,一手扣住他的手腕,一手伸手接過茶放到一邊,替聶懷桑診起脈來

聶懷桑在被他扣住手腕時,本嚇得想抽出手來,藍曦臣卻施了點巧勁卸了他的力

他努力保持冷靜,卻被藍曦臣專注的神情吸引,移不開目光

憂慮過度、心緒不寧,有些胃虛……

他總結了下幸好不是什麼大問題,就是有些睡不好,飯可能也沒有好好吃

“懷桑,我很好看?”他不是沒發現聶懷桑黏在自己身上的視線,開口調笑道

“…啊?”聶懷桑方才看得呆了,沒聽見藍曦臣的話

藍曦臣這才將剛剛的茶端起來喝,他道

“以前也有過一次,曾與你共處一室論道,你還記得嗎?”

聶懷桑終於笑了“記得,怎麼提起此事了?”

“那時你也是如現在一樣,一直盯著我看,我還是想問,你究竟在看什麼呢?”

他不給聶懷桑反應的時間,續道“懷桑,你恨曦臣哥嗎?”

聶懷桑沒想過自己那點隱晦的心思其實都叫眼前人看了去,心中大亂

忽然藍曦臣的一句恨不恨他,如當頭淋下傾盆大雨般地令他冷靜下來

“我從未恨過你”

聶懷桑的雙眼堅定看著他,那雙深邃的眼瞳中輝映著燭火,熠熠閃爍

“我怎麼可能恨你……”

藍曦臣抓過聶懷桑的手道“但我怨你”

“怨你使朔月染上我兄弟的血
“怨你一個人藏著掖著什麼都不說
“怨你竟半點不信我,從不與我說實話”

聶懷桑不懂他此時說這些話是何用意,若是為了使他傷心,那麼藍曦臣已經成功了,他現在連一個微笑都做不出來

“你這是要誅心嗎?澤蕪君”

聶懷桑心中鈍痛,語氣是被冒犯後的不悅,藍曦臣察覺他的心情抓著他的手又緊了些

“不是的…懷桑,你知曉為何我要來見你嗎?

就如那日我問你為何一直盯著我看時,你回我「就只是想盯著你罷了」,出關後我也只是想著,要來見你而已”

“那是…啊!”什麼意思…

藍曦臣站起身拉起聶懷桑,攔腰抱起臉色越來越差的人,將他放回床上,替他捂好被子後又再說了一次

“我只是想見你而已……可你又把自己弄成這樣,燒都還未退下就亂來,你讓我怎麼辦?”

“曦臣哥……”

“我亦不會恨你的,你別這種表情”

聶懷桑察覺出藍曦臣只是想氣氣他,於是翻過身去道“藍宗主這麼好興致,那明日待我燒退,你要不要去祭拜一下那兩位”

藍曦臣配合他道“封印之地可以隨意進去嗎?”

聶懷桑是真的困了,聲音悶悶的“那邊上我設了牌位,反正你要進去也不會攔住你的…”

嗯?牌位?

大哥的牌位不就在聶家的祭刀堂…嗎…

藍曦臣心思通透立刻就想到那定是三弟的牌位,懷桑是知道金家不讓他入宗祠,才這樣做的吧

藍曦臣笑道“…你這人真是…”

聶懷桑把頭埋在枕頭裡,好半晌都沒說話,藍曦臣看他胸膛一起一伏、呼吸平緩,以為他睡著了,便起身去吹熄那亮晃晃的蠟燭

聶懷桑於黑暗中,緩緩睜開眼道“我只是聽說沒人拜容易作祟而已”

藍曦臣一驚,回過身去,聶懷桑已經坐起,看著他的雙眼亮得過分

他心中一動道“你又這樣看著我了”

聶懷桑微微一笑“是嗎?”

藍曦臣向聶懷桑走過去又道“我想知道,你這樣看著我時,在想什麼?”

聶懷桑抬頭不語,笑得恬靜

藍曦臣往床邊一坐,欺上前道“那這麼問吧,我很好看?”

聶懷桑看著他覆上來,手輕輕一推道“我只是單純想盯著你而已”

藍曦臣心下無奈,吻上聶懷桑倔強的唇道“你表達喜歡的方式太迂迴了!”

聶懷桑笑得一臉奸詐“我又不奢望你理解”

“可我介意…若我一直沒發現你的心意…”聶懷桑食指點上藍曦臣的唇打斷他未竟的話

“那也不過注定我們情深緣淺,但這種事沒有如果”

FIN(≧▽≦)就想結束在這裡就是這麼任性,其實是我文力不足…力有未逮…)

寫完後覺得自己玩了一個超級彆扭的告白方式……

「我就只是想盯著你罷了」

「我只是想見你」

跨越好長一段時間才心意相通啊,這都怪兩位的頻道同步率太慢了→_→


评论(2)
热度(20)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