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

『我一直在這裡』❉雙聶(下)

✣卡文了……覺得最後整個寫崩了OTZ
✢我覺得是he看倌們怎麼說
✣我不定義親情向還是cp向,隨意大家怎麼想~~
✣覺得自己又發刀片了

♡♡♡正文開始↓↓↓

聂怀桑含笑而终,他原以为会被牛头马面一左一右架着行船划過三途川,渡川後上奈何橋飲盡孟婆湯,過了橋後忘卻前塵投胎轉世——

來世卻還要還前生所負的債。

他闔上眼斷了氣,再睜開眼時,

面前站著一個高大挺拔的男人,劍眉鷹目,剛毅正直……

他幾乎以為方才他不過是睡著了而不是斷氣了,而此處乃是遙不可及的夢境

胸中堵得發疼、窒息的喘不過氣來,眼中迅速蓄積了淚水

“大哥…”

由他親手主持封印大典的那日起,他的時間就如停止了一般 ,他甚至從未奢望能再見到這張臉。

他聽見自己極為眷戀地道“這麼多年、這麼多年來…故人可曾入夢?”

“從來不曾…”視線為淚水扭曲,聶懷桑抬手去擦

卻越擦越想哭,眼淚越掉越兇

他甚至都想或許是自己所做所為,讓大哥失望透頂,才讓大哥連入夢找他伸冤都不肯。

分明事事都是他自己查出來的。

這一生竟是連夢都沒有夢到過他一次

……

聶明玦想過千萬種重逢時的畫面,都不似現在這般真實

自己死後便困於仇恨中,確實不曾想到懷桑曾在夢中祈求能與自己一見,幼弟小時候聶明玦便管他管得嚴,懷桑一直有些怕他,每次受自己罵了總是像這樣哭得特別讓人心疼。

聶明玦不太懂如何安慰人,只好牽著聶懷桑往冥府走,邊走邊道:“我原想見了面要先打你一頓的,結果反倒是你見了我就哭”

聶懷桑聽著一愣,興許是哭出來後心裡仍不舒坦,看著這樣神智清楚行動自如的聶明玦他心裏又感動又委屈,開口便頂嘴道“打就打,你打得還少嗎?”

聶明玦沉下嗓音“皮癢了?”

聶懷桑咬住下唇,像小時候討饒那樣,眼角紅紅的,眼神別過去不敢看聶明玦

聶明玦見狀不由得想笑,唉…此情此景,已多少年沒體驗過了?

“我是要將你引渡冥府投胎轉世的冥官”

“咦?什麼?”聶懷桑許久未有這般盡情發洩的時候,哭到眼淚鼻涕齊流,很是滑稽。

聶明玦反射性的就掏出帕子給他擦擦,沒好氣道“我見你宗主當得挺滋潤的,怎麼下來了還是這副德性!”

聶懷桑是越來越敢回嘴了,便道“幾十年沒哭過的份,見了你就消耗完了…”

“還頂嘴!”

聶懷桑縮了縮,然後見大哥沒有要打他的意思,便討好般去抓他的手

“大哥怎麼當上冥官的?”

“…說來話長”聶懷桑側過頭觀察聶明玦的表情。

……看來是真不想說的樣子

聶懷桑眨了眨眼,停下腳步,被他抓著的聶明玦被他一拽也停了下來,回過頭等他說話。

聶懷桑直直望著他“大哥能不能像小時候那樣再揹我一次?”

聶明玦笑道“胡鬧,你幾歲了?”

聶懷桑笑著拉近了距離,走到與聶明玦並肩之處道“三歲呀,懷桑要大哥揹揹才肯走”

真是越活越不要臉!

聶明玦糾結許久,最終還是因為心疼他妥協了,蹲下來將人揹起來。

魂體是沒有重量的,揹起來也沒什麼實感…聶明玦斟酌片刻,開口問道“那時候……我傷了你,疼嗎?”

聶懷桑一愣,斂眸回道“疼啊,疼死了,不過…是心疼。心像開了個洞一樣,都怪我太傻啦,沒想過大哥竟然會獨留我一人於那濁世,孤軍奮鬥”

聶明玦不擅言詞,嘴張張合合不知該怎麼接話

“你…你可知你後來都做了些什麼?”

聶懷桑道“知道的,我做了什麼、負了多少人、陷多少人於不義,這一筆一筆罪孽我都記得很清楚,大哥要帶我去冥間受罪嗎?”

“……你只要在冥府當奴役供人驅遣幾年就可以轉世了”

“我能不能不要轉世”

聶明玦深吸了一口氣停下腳步訓斥道“懷桑!”

“對不起…是我妄言了”

氣氛一瞬間凝結,兩人相顧無言,一路無話

聶明玦還記得他尚有一個要引渡的人,就是金光瑤。

——那天他愣是沒想出該拿金光瑤怎麼辦

他性子較真,有時太過固執,怕是去尋他也終究是相看兩相厭,

这真是没事给自己找不痛快…

可轉念一想,反正也不會再有交集了,不如去見那個人最後一面,給他一點忠告也好。

當年……他不是不知道孟瑤此人絕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樣。

可對於此人,
他最初的賞識提拔都不是假;
藍曦臣對他的愛才憐惜亦都是真。

然而最終,在家族利益與道德正義之間,他與金光瑤走向了決裂。

二弟的劍也因此而蒙塵,不管怎麼說都是結義的三弟,染上他血的劍該如何重新拿起,考驗著藍曦臣的信念。二弟的性子他理解,他的話句句真心絕不虛假,這一樁樁背叛定是狠狠地傷了他的心罷。

他心中也仍有憾恨

誰又能真的心無芥蒂,聶明玦辦不到,聶懷桑亦無法。

◆◇◆◇◆◇◆◇◆◇◆◇◆◇◆◇

聶明玦一直揹著聶懷桑直到過了橋,他放聶懷桑下來時,對他道:

“大哥不能同你一樣再入輪迴,但能守望你的每一次來生”

聶懷桑無措的立在當場……對他吼道:

“我都還未能為你做過什麼、還沒還你的恩情、還沒好好謝過你……!”

“懷桑,大哥這輩子做錯了很多事,但唯獨對你,大哥只希望你好好的”

說罷便將他往橋的另一邊一推——

“這是我最後一次騙你了,大哥捨不得你受冥府奴役之苦,你的罪便由我來還罷,懷桑,大哥要你明白,這兄弟之情永不會斷”

聶懷桑被推下去,墜入人世前,只記得一個聲音對他說“生生世世,我會不停尋你”

我聶明玦已經沒有什麼能再失去了,你是我抓在手中的

……唯一的執念了

End❤(ӦvӦ。)

◆◇◆◇◆◇◆◇◆◇◆◇◆◇◆◇

關於金光瑤 (畢竟寫了,我就會執著於也給他一個he……總之很ooc可以不要看……)

金光瑤醒來到能動,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初始被封印制約完全不能動彈,只能睜著眼活動腦子

他一向自詡算無遺策卻獨獨算漏了聶懷桑,原來這個膿包廢物竟有此等城府,當真令金某佩服,難得勢均力敵,大不了封印鬆了再鬥一遍,修仙之人挺長生的,我等得到那一天,我孟瑤才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

然後又想……原來他就這樣被扭斷了脖子與一具兇屍關在同一口棺裡,是不是太過份了?

說起來…沒感覺到大哥…聶明玦的魂魄,他沒被封印束縛?

最後,他想,他自幼環境艱苦,只知出人頭地方能不受人欺壓不被人看扁,誰知竟落得個身敗名裂的下場。

於這茫茫渺渺一方天地,竟哪裡都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還不如就睡到歸墟那日,再不要與這天道抗衡了罷。
……
………
…………

聶明玦尋到金光瑤的魂魄時,看到的就是一個縮成團的身影,叫他也不出聲

他不知道該怎麼同此人對話,想了想便掏出捕魂石二話不說將人關進去

然後道“我知你不是真的睡著,魂魄是不用睡覺的”

金光瑤覺得這個聶明玦簡直就是他生命中的剋星,睜開眼十分不屑道“真沒想到,你還看得出來我沒睡著,說說看,你現在是什麼東西?”

聶明玦忽然覺得這樣與他對話挺有報復的快感,就道“你那個樣子跟懷桑小時候賴床就是一個樣,還有,我是引渡你的冥官”

“……你不恨我?”死了沒人管了都灑脫起來了是吧

“哦~還有,你又是怎麼當上冥官的?”

聶明玦握緊拳頭道“我恨不恨你?恨,怎麼不恨…至於我怎麼當上的跟你沒關係,反正你還有再入人世的機會,我只是來帶路”

“……你不怕我掙脫這個法器去找將我害得那麼慘的人復仇嗎?”

聶明玦沉默半晌,才道“將你害得這麼慘的,不都是你自己的所作所為嗎?”

金光瑤被戳中痛處,聲線扭曲道“…所以你被我拉下至尊之位,也算情有可原不是?”

“對我逞口舌之能是沒用的”

然後他對金光瑤道“若你說的是懷桑,死心吧,他早你一步轉世了”

金光瑤一愣,只道“是嗎…”然後他便不再说話了。

聶明玦也同樣沒有與他對話的興致

將他帶往冥府後,聶明玦就放他出來,語重心長地對他道“我並不執著於感化你,投胎後,你且記得,天道並非不仁,你要學會放下”

金光瑤看著這個大哥,頭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真心地與他謝罪

聶明玦揮了揮手,只道

“我們早已不是兄弟了,就此別過……恩怨兩清吧”

FIN

评论(1)
热度(12)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