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

《千里姻緣一線牽》(曦懷)短篇完

✣最近每天都7點出門晚上11點到家,都沒時間產糧了,好心塞(T_T)
✣cp是曦懷,本篇非常ooc,(其實腦洞一來經常不知道自己寫得都是啥OTZ)
✣ooc ooc ooc
✣覺得自己最近文力不足,寫得很不順……

澤蕪仙君偌大的床上

一隻灰色的兔子從澤蕪仙君的懷裡鑽了出來,牠跳了幾下到達床沿正要跳下床便被一隻大手撫過背部,澤蕪仙君坐了起來,將灰兔抓進懷裡,薄唇在兔子柔軟的毛上留下深刻的觸感。

早晨的男人總是特別容易衝動,聶懷桑心覺不能讓他繼續下去了,不然又得賴在床上一整天。

而且被這樣雙手捧著親來親去,他有些不悅“曦臣哥,我可不是寵物……”

藍曦臣又親了幾下,語帶笑意道“不開心你變回人形就好了”

聶懷桑張嘴輕咬了人手指表達他的不滿,變回人形讓你這樣親親抱抱會出事的好嘛!

藍曦臣將他放回床上,眼眸是滿溢的情意,笑意盈盈地把玩著綁在彼此小指的紅線

聶懷桑沐浴在他的柔情中,想了想化回人形爬近,跪起身兩手撐在藍曦臣肩上,下巴抵著人頭髮蹭了一蹭,接著就被藍曦臣圈著吻得天昏地暗。

被男人迷迷糊糊往床上壓倒時他想著,若是早知曦臣哥也掛念自己,前世定不會蹉跎一生只為錯過了。

(✣兔子會在有好感的人身上用下巴磨蹭你留味道喲~我家兔子就這樣)

✢✢✢✢✢✢

都說天界一天,人間一年——

澤蕪仙君近日方才回歸天庭,久未有主人在的仙府依舊維持著他當年下凡渡劫時的樣貌,連一花一樹都未曾換過位置。

唯一有變化的,就是那養在仙府中的兔子,數量越來越多了

有趣的是,這些兔子一開始不是澤蕪仙君養的,而是澤蕪仙君仍在人間的小弟與弟媳一塊養的,仙君看這仙府佔地廣大丟著不管也沒什麼妨礙,就任牠們來去自如。

長此以往,現在他仙府中的侍童幾乎都是兔子精化成,十分乖巧聽話。

然而不是所有成精的兔子都會去當澤蕪仙君的侍童,其中一只已成精超過百年的灰兔,就整日在仙府花園晃蕩,偶爾心血來潮給花剪剪枝葉,有時望著仙君寢宮外一大片竹林出神,隔天就玩起了嫁接牡丹的遊戲。

平心而論,他化成人形挺俊的,有點矮卻很清秀,但跟仙君比仍差強人意,仙君是擱那兒一站就能吸引無數人目光的美男子。而這隻灰兔吧……喜歡遊湖畫扇玩玩花草興趣廣泛又十分有才,不知都從哪學來的,其餘兔子精都覺得他特別奇怪,有人甚至猜想他以前大概錯過了仙途,才成了個地位不上不下的仙府兔子吧。

由於他培養出來的新品種特別好看,製作的花草茶仙君很中意,便沒有人阻止他在仙君重要的花園裡當遊民了。

話說回歸後的仙君,每日只做一件事

就是專注地盯著輪迴鏡看,這面鏡子能照出在人間輪迴的萬千生靈,澤蕪仙君借它,定是有想在鏡中看到的人。

侍女模樣的兔子歪著腦袋問“仙君是想尋誰呢?”

藍曦臣,也就是澤蕪仙君牽起嘴角苦笑道“尋?是啊……我呢,在尋一個叫聶懷桑的人,他應該已經轉世……”小侍女發覺澤蕪仙君眼中有著難得一見的哀傷,幾乎要哭出來一般顫聲道“可為何人間竟沒有他的影子…”

小侍女一方面自責自己沒眼色亂問問題一方面著急地安慰仙君“仙君莫要難過,一定能找著的,您、您以前心情不好都會去花園的,那兒有隻兔子,他很會製茶,說不定您喝了他泡的茶,就更容易尋到那個…那個什麼聶懷桑了!

✢✢✢

藍曦臣對小侍女寬慰幾句要她別把這事宣揚出去,心道原來仙府中還有他沒見過的兔子,便挑了一日,隻身一人動身前往園中。

循著記憶穿過一整片海棠後,他來到栽種梅樹的地方——視野一下子變得開闊起來

一個灰色的人影映入他的眼中,

那一瞬時光恍若靜止,蝴蝶的振翅、枝葉間的光影,過往的一幕幕如畫卷般刻畫地歷歷在目,恍惚已過了百年,又彷彿還是昨日。

藍曦臣心知他絕無可能錯看,光是背影就足夠他認出來

那是聶懷桑

也只能是聶懷桑

——可笑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

“……”藍曦臣心中觸動,瞪大了雙眼抿緊嘴唇,屏息直盯著掛在樹上模樣狼狽的人看

“……”聶懷桑本來是想摘點花朵做成押花的,懷著滿腔信心爬上來後——

太玄乎了,竟然不知道怎麼下去?!

灰兔與仙君大眼瞪小眼,相顧無言

跑?不跑?這是個問題

聶懷桑心中拉扯一陣,心一橫淚眼汪汪地向仙君求救道“這位好心人能不能行行好,幫我一把”

藍曦臣疑惑地看著似乎不認識他的人兒,心想難道是他弄錯了?

“你不知道我是誰?”

——聶懷桑心說你化成灰我都能認出來,看著站得遠遠的藍曦臣,心生一計,他抱著樹爬了幾步道

“我眼睛不好使你得近點呀”

還未化形前的兔子確實一切生活基本靠聞,但像聶懷桑這種修練有成,化形已百年的兔子精,雖不到一目千里,但正常視物是沒問題的。

(✣咳嗯…兔子是大近視大家知道嗎ʕ•ٹ•ʔ)

藍曦臣聽到他眼睛不好就心疼了,不疑有他地往前走。

“這樣可以嗎?”

“哎哎,你不是要救我下去嘛?再近一點,來樹下這邊我才看得見”

藍曦臣依言站到了樹下

這個位置他一抬頭就與聶懷桑四目相接,聶懷桑眯著眼睛探過身,上半身幾乎離開枝幹只留後腳堪堪勾著,十分危險。

藍曦臣擔心他真把自己摔下來,雙手向空中做一個環抱的動作

聶懷桑看準這個時機讓自己從樹上墜下

藍曦臣倒吸一口氣,兩人撞成了一團跌在地上

“啊哈哈哈…哈哈哈…” 藍曦臣被砸得有些懵,壓他身上的男人竟還掩著嘴角偷偷地笑,最後實在忍不住笑出聲——

“……好玩嗎?”

藍曦臣再沒發現被騙就是笨蛋了,他手撐在身後任聶懷桑笑個夠,眼裡全是寵溺

“你終於找到我了,曦臣哥”

聶懷桑將臉埋進他的懷裡,這麼多年…這麼多年啊,從發現自己帶著記憶轉生成仙君府的兔子,到修練成精等待仙府主人回來足足兩百年的時光。

他滿腔的委屈在這人毫無芥蒂抱住他時轉化成滿心的眷戀

前世今生,他都註定對藍曦臣一見鍾情

藍曦臣目光灼熱地盯著聶懷桑,輕啟雙唇道“是啊,前世你走得那麼早,夠我後半生都活在思念中…”

他收緊手臂將人一點點抱緊“這一生,我用輪迴鏡在人間也找不到你的轉世,結果你竟然就在我的身邊——”

藍曦臣語帶三分責備七分哀怨質問著“你為何從不出現?”

聶懷桑無語凝噎,不敢見他?他不知道拿什麼臉去見?
這都不是理由,他只是過不了心中的那道坎

“對不起……”

藍曦臣狀似漫不經心回道“罷了,不過你要彌補我”

聶懷桑扁扁嘴道“我身無長物,能給你的就這命一條了”

“懷桑……”藍曦臣笑得如三月和煦的春光,他本想說你生在仙府,你的命本來就是我的,可轉念一想——

✣✣✣✣

直到被帶著落地,見到了了傳說中的月老洞府聶懷桑才意識到藍曦臣不是開玩笑的

“懷桑,你能給我的不只這樣”

“把你的姻緣線跟我的牽在一起吧”

……
………
…………

你們仙君難道可以自己牽姻緣的嗎!!!

高齡兩百的兔子精,今日感覺開了個不一般的眼界。

月老坐在樓梯上吹著鬍子瞪著眼,表示有時他真不想管這些破事兒,你說說,仙君下凡是去渡劫的還是去娶媳婦的?

“月老,是我唐突了,可否請您為我們牽線”

月老心裡碎念道你看吧看吧又是這樣的開頭,他目光審視地投向縮在藍曦臣身後的聶懷桑,語氣不善“澤蕪仙君,你可想好了?”

藍曦臣握緊了聶懷桑的手道“我不會再錯過他了”

是啊,自前生到今世,他已經想得夠徹底了

聶懷桑回握住藍曦臣的手,自藍曦臣背後走出來與他並肩“我也…不會再逃避了”

月老視線在他們倆之間逡巡,半晌後他一反原先尖銳的態度,躬身對澤蕪仙君道了聲“兩位確實有緣,之前對不住了,仙君你也知道緣是不能亂結的”

接著就在兩人身上各施了術,一條閃著金光的紅線繫在兩人的小指上

藍曦臣看著紅線低聲附在聶懷桑耳畔道“曾相思訴情長,悔蹉跎不相知,今生與卿再相逢……”

聶懷桑何嘗不知他心中所想,側過臉與藍曦臣氣息交纏“…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永生永世,結同心

end


评论
热度(23)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