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

今生可有言不由衷(二)

✣cp曦懷,不吃避雷

✣一如既往ooc預警,繁體字預警,文筆渣渣預警

✣首先很抱歉我這麼久沒更文了,曦懷的同萌還是那麼少,唉…→_→只好繼續自給自足(๑•̀ㅂ•́)و✧

✣新版的魔道祖師我大略看了一下,總之懷桑無論是什麼樣子我都愛他,畢竟有顆親媽的心來著(≧▽≦)

✣✣✣想寫雙聶兄弟向,有沒有人要貢獻個梗給我( •̀ㅁ•́;)

第二章

找了樹妖治療後,聶懷桑回房很快就睡下

當晚村子下了一場雨

雨聲不擾人,卻給房裡添了絲絲寒意,

窗外灌進了冷風,因為毒性作用睡得極不安穩的聶懷桑一個激靈,不自覺攏了攏身上的被子,一雙憔悴無神的眼睛緩緩睜開。

對床的藍曦臣原先虛闔著眼打坐調息,聶懷桑眨巴幾次眼睛,徹底清醒聚焦後只見他曦臣哥哥關完窗子又抱了條棉被朝他走來——

藍曦臣也眨眨眼睛與他沉默地對看

……這樣的曦臣哥有點蠢,聶懷桑心想

可他心裡對藍曦臣的舉動是真感動的,要說除卻大哥外還有誰能這樣真心面對他

這世上大概只有藍曦臣一人

可能……也只剩藍曦臣一人

一聲輕笑打破他們兩之間微妙的氛圍,聶懷桑道“曦臣哥你一點都沒變”

他這話說得沒頭沒尾,藍曦臣聽不太明白,只得沉眉走近聶懷桑替他再蓋上一層被子、思索再三後,謹慎回道:

“在我眼裡,你變得太多,或許…我從未真的認識你,認識你聶懷桑這個人”藍曦臣深色的瞳孔緊緊盯住兀自淺笑看不出情緒的人。

聶懷桑生性膽怯,骨子裡既高傲又矛盾地帶點自卑,他並不是很習慣被人盯著看太久,於是率先移開目光。

藍曦臣還在等他開口

“我既是清河三不知,也是聶家當家,而這兩個身份,也不過是世人對聶懷桑這個人的稱呼不是嗎?”

“無論是澤蕪君、藍家宗主,還是曦臣哥哥,你始終都是藍曦臣,心如止水,持心如一;而我……”

藍曦臣打斷他道“世事瞬息萬變,如今的你不過是……看待世間的心境再不相同罷了”

聶懷桑心中苦澀,不願再針對心境這個話題與藍曦臣論道,只低喃一聲:是啊…

室內燭火飄搖忽明忽暗,聶懷桑憶起方纔差點脫口而出的真心,出了一身的冷汗。

這一聲是飽含太多無奈,諸多心事錯綜交雜最終盡數吞進腹中,留下心尖微微的抽疼。

——終究是人各殊途,何必非要強求世人理解呢

旭日東昇,一夜細雨過後早晨的霧氣令渾身汗濕的聶懷桑掀開被子時不住滿眼的嫌棄,他悄悄睨了眼靜默不語的藍曦臣,終究沒有問出藍曦臣為何一夜沒睡。打了個哈欠下床叫人端水來,這麼濕濕黏黏的真受不了,他要沐浴!

聶懷桑此刻想法特別單純,無非就是他沐浴的時候反正再怎麼樣也還隔道屏風,而且都是男人有什麼好害臊的?

順便連早點都打點好,聶懷桑就洗他澡去了。

“……”藍曦臣啞口無言。

坐著等待天明的過程中他本想告訴聶懷桑昨晚他已用法術傳音請藍家出幾個人來這村子幫忙,卻不想天才大亮聶懷桑就一氣呵成自顧自叫了兩桶水進來

半個時辰後——

聶懷桑紮好腰帶,擦著一頭濕髮出來時,藍曦臣仍維持一樣的姿勢

……

“曦臣哥,早點來了你不吃發什麼呆啊?”說著還拿手在他眼前晃呀晃

藍曦臣這才回神道“村子的事……你準備怎麼辦?”

聶懷桑嘴裡叼著一口饅頭,手撐在桌上百無聊賴道“曦臣哥,你對昨晚那位王家公子有什麼想法嗎?”

“食不言…別邊吃邊說,坐好手放下”

聶懷桑嚼著早點,乖乖吞下去後,雙手平放在膝上,挺直背脊道“我覺得昨晚那位王公子有點意思”

藍曦臣不動聲色地泯了口茶後道“確實,自他昨日的話聽來,他似乎調查我們有一段時間,我有些不解的是,昨夜他突然出現,究竟目的為何”

“不錯,就是目的,在我們討論怎麼對付惡黨時,他就這麼出現了,走之前還撂下一句什麼…真心想與我們交談,若想清楚了,我知道該去哪找他,是他要查案還是我要查案,還得我自己找他去?”

藍曦臣眉頭微皺“說起來,他為何會說你知道該去哪找他?”

聶懷桑聞言大笑“官家少爺還能去哪找,曦臣哥你不知道?”

藍曦臣面無表情看著他“……”

聶懷桑沒料到藍曦臣真想不出來,結結巴巴道“他生得一副好臉皮,又不缺錢,找人自然是……上、上青樓找唄…”

藍曦臣聽罷面色一陣尷尬,問道“你要去青樓?”

“沒沒沒,我怎麼可能去,再怎麼說也是他要來找我們才對,昨夜他對我下毒時肯定信心滿滿以為我會紆尊降貴去求他,這一夜都過去了,你想想啊,他坐得住嗎?”

藍曦臣瞧他眼底閃過一絲奸詐,不知怎麼地就脫口而出“你做了什麼?”

聶懷桑藏在衣袖裡的手一瞬握緊,恰被藍曦臣捕捉到,他心頭閃過不安,按住聶懷桑的肩膀追問道“你是不是準備對這個村子做什麼事?”

聶懷桑看了眼藍曦臣按在他肩上的手,再望進藍曦臣的眼裡,那雙澄澈的雙眸此刻凝滿對他的戒心及不信任。

他們相處的這段日子裡,無法再付出相信而營造出的疏遠感,內心的愧疚與虧欠所製造出的隔閡感,

終是以這樣的形式,揭了開來——

「五年前的那個夜晚,不是你的錯,曦臣哥」

聶懷桑面無表情溫順地任他抓著,爾後淺淺彎起嘴角道“曦臣哥,你這話是何意?”

“我…”

「我也不會認錯的,那等於否定我為了報大哥的仇所做的一切」

聶懷桑仍舊帶著淺笑,手撫上藍曦臣按住他的手輕輕撥開,向後一挪起身道“我說過了,我很喜歡這個村子”

他走到門邊,拉開——

“所以,即便我真想做什麼,也是針對那些惡人,曦臣哥你放心吧……”

在跨出去之前,聶懷桑回過身來看了他一眼

自嘲地想,什麼真心…原先就不該期待的。是自己一時不察沉溺於澤蕪君待人一貫的溫柔失了理智,隨隨便便地動情。

——自作自受

他聶懷桑,應是連一點真心待他的故人都沒有了

也好,拿下仙督之位前

“你可以信我這一次”



评论(1)
热度(12)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