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學了法律當專業,每天都會很心累…

醉(短篇完)cp曦懷

  @小白不是魚 ✢點文請查收
✤預警:ooc, 繁體字,還有數不完的ooc,結尾有點倉促……
✤梗是:復仇期間去找藍大訴苦的懷桑

(講真這個其實很適合寫肉但是我最好還是選擇一種原著外腦補的寫法,所以有點虐( •̀ㅁ•́;))

✤正文開始↓↓↓


“怀桑…别喝了”蓝曦臣伸手夺去酒罈子
“曦臣哥哥…”聶懷桑手順著被拿開的酒罈虛弱地垂下,趴在石桌上醉醺醺的叫他。

“嗯?”蓝曦臣话语间带着温煦的笑意,轻声应答他的态度犹如在哄孩子,語氣間有種說話不出的寵溺。

聶懷桑趴著不說話,看來是醉得厲害。

蓝曦臣无奈地歎了口气,聂怀桑来向他撒嬌吐苦水也不是第一次了,次次都能哭得這麼慘,可借酒澆愁倒是頭一遭,他才想著懷桑或許是心裡有事,懷桑就開口了——

“我是不是很没用啊……”這話他問了無數次了,無數次藍曦臣也還是溫言勸慰他

聶懷桑心裡清楚,藍曦臣是憐惜他突失所依,才對他萬般關照。

藍曦臣輕輕拍著他的背道“现在的你吗?看来确实是很没用的样子呢…”

聶懷桑嘟著嘴抬起頭搖搖晃晃地指著藍曦臣哭道“什么嘛~你都、不知道,我好累啊,我可不可以……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就好了…”

活在復仇中的日子太難受太可怕了,他好怕,他好怕哪一天,藍曦臣也會被他牽扯進來,淪為他的復仇的一枚棋子,被他犧牲掉。

“你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孩子脾气,现在可以说说你今日为何来找我了?还喝得这样醉”

——這是怀桑当上聂氏宗主的第七个年头,又是如此含着一泡委屈的眼泪跑来找藍曦臣哭诉……

不,今日稍顯不同,怀桑竟带酒进云深不知处了。

這讓甫一迎接聶懷桑進屋的藍曦臣很是頭痛,他瞧了眼明明已成年卻還一副娃娃臉裝無辜的義弟,淡淡地道了句“雲深不知處禁酒,沒收”聶懷桑一聽立刻將酒藏到背後討好的笑道“我們不在雲深不知處境內喝不就行了嗎?曦臣哥”

藍曦臣笑而不語。

聶懷桑鼓著臉頰很是失落“就一次,不會讓你喝的,你陪陪我吧”

……這幾年他試探好幾次,曦臣哥哥好似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清談會每年必到,他與金光瑤的好關係也沒有一絲破裂的跡象。而金光瑤,聶懷桑查得越是深入對這個人的所做所為就越是膽寒,在他面前還得演出一副軟弱無力的樣子。

大哥的屍體遭人盜出,如今身首異處,聶懷桑礙於聶家也還算是仙家名門之故,不能隨意動用聶家勢力;再說了,金光瑤目前看來對他都沒有防備之心,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裏,不敢大動干戈的情況下,聶懷桑光佈線探查就費盡心力,夜不能寐,片刻也不敢歇息。

只有到了藍曦臣這兒他才能稍稍靜下心來。

醉酒的人都是不可理喻的,聶懷桑雙頰紅潤,眼中帶著迷濛的霧氣,唇瓣開開合合愣是說不出半句話來——

“……”

他不知該怎麼告訴藍曦臣,大哥被五馬分屍,散於各地的屍首至今仍無法找全;

他不知該怎麼告訴藍曦臣莫要如此信任金光瑤,此人城府極深,心狠手辣;

他不知該怎麼告訴藍曦臣,自己的心被復仇的悲憤與現實的幻滅拉扯,痛苦的難以呼吸……。

藍曦臣等了半天,等不來懷桑開口,只等來他無聲的流淚。

“怎麼、怎麼哭了……懷桑?”聶懷桑不如以往哭叫不止,反而這樣睜著眼目光空洞無助地望著他。藍曦臣這下真著急了,他慌慌張張給人抹眼淚,誰知聶懷桑竟按住他捧在臉頰的雙手,一抽一噎越哭越兇。

聶懷桑的手不大,也不是很有力,藍曦臣輕輕一掙就掙脫了,他伸手將聶懷桑攬進懷裡,一下一下輕拍義弟相比自己削瘦不少的背,附耳在情緒失控的人兒耳畔呢喃道“沒事了,沒事了……”

聶懷桑顫抖著雙手環抱住藍曦臣道“曦臣哥,如果有一天,我做了很過分的事,你會原諒我嗎?”

這孩子突然之間是怎麼了,還問我這種問題,藍曦臣心想。

“這…要看你是做了什麼事而定了,我相信懷桑絕對不會迷失本心的”

聶懷桑還不死心地抬起頭,異常執拗地再問“那如果有一天我騙了你呢?你會討厭我嗎?”

藍曦臣目光閃動,這個問題他不曾思考過,他當然希望人與人相處都能真心相對,然而…

他神色沉鬱地回道:“大哥死後……轉眼間這麼多年過去了,你既已是玄門仙首,為了家族你要選擇什麼樣的立場、你要騙誰,那是你的事,我管不著,人總有取捨。我之所以誠心待你,不是因為聶明玦是我的結拜大哥,而你是我的義弟,我信你是因為我想要怎麼做,所以……”

藍曦臣深吸了一口氣,拿出手絹給聶懷桑擦擦臉後,捧著他的雙頰堅定地望進對方的雙眼,沉着地道:“所以,若有一天懷桑騙我了,那我會相信你是有必須騙我的理由。這樣回答你安心了嗎?”

聶懷桑心中因為這些話觸動不已,終於露出了自今晚相見以來的第一個笑容,藍曦臣雖仍不知懷桑究竟為什麼煩憂,然而看樣子是沒事了。

——曦臣哥哥,若那一天真到來了,你還是會恨我的吧。

◆◇◆◇◆◇◆◇◆◇◆◇◆◇◆◇◆◇◆◇◆◇◆

——封棺大典過去後

聶懷桑看著藍曦臣彷彿冰凍了的心,轉過身,走回自己族人的身邊,神色凜然地帶領眾人回清河。

有人說,這修真界又要風雲變色了。

藍曦臣好幾次想張口呼喚聶懷桑,最後卻什麼都說不出口。他們曾無話不談,可如今心卻隔了好遠好遠,見面無話,說實在藍曦臣甚至不想面對聶懷桑。

就這樣各自回到各自的所在。

可當藍曦臣偶然走到當年懷桑醉酒的地方,恍然回想起這齣往事,竟有種不住流淚的衝動。

他捂住雙眼仰頭望天,只覺得心好疼

……六年,可能更久,原來你騙我這麼長時間

可是懷桑啊,你知曉最讓我痛苦的

——是那個可怕的真相,不是揭開現實的你啊……。

END(結尾好像有點虐,我會不會被寄刀片啊😂😂😂)

评论(3)
热度(22)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