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

《醉》續(完)cp曦懷

#ooc ooc ooc
#繁體字
#上次寫留了個遺憾,因為很在意所以寫續
時間倉促,文筆是渣

❤(ӦvӦ。)正文開始↓

『懷桑啊,你知曉最讓我痛苦的, 不是揭開現實的你,是那個可怕的真相啊…』

◆◇◆◇◆◇◆◇◆◇◆◇◆◇◆◇◆◇◆◇◆◇◆◇

藍曦臣,藍氏宗主,今日隻身一人來到了清河,不知所為何事,通報之人神色猶豫道“藍宗主前來,氣質穩重大方,皎如明月…看樣子是……一如往常”尾音微微上揚顯示了他心中的驚疑。

驚疑的不只他一個,還有原先正擺開棋局,推演計策的聶懷桑。他心緒一亂,這一盤棋的走位也順不好了,只得暫且擺著,他站起身在書房內來回踱步,手握著折扇有節奏地敲著掌心,回想有關藍曦臣的消息,不急不徐地猜測對方的來意。

通報之人看著家主滿臉倦容,不敢多嘴。清河最近反動勢力漸起,許多人質疑聶懷桑修為太低,撐不起聶家重視實力與剛烈的門面,要求撤換宗主。

“宗主……”
“等等,你別吵”

『藍家宗主近日似有所感悟,聽說心境與修為上升了一大層次』

——這跟他特地親自來清河會有什麼關係?

話又說回來,曦臣哥此番為何來見我呢?封棺那日明明對我視而不見,心上如覆蓋厚厚一層冷霜,整個人被抽出了靈魂一樣,了無生氣。

藍家在仙門眾家中比較特殊,不會爭權奪利,完全靠著實力與中立立場在道門立足。仔細想想,這樣的藍家是不可能會對他做什麼的,況且藍曦臣也不會干涉聶家內務……。

最後,啪地一聲。合上的折扇拍在手心上,聶懷桑停住腳步。

通報之人內心一震,心想家主這是拿定主意了。

聶懷桑瞥了眼擔憂地看著他的下屬,揮了揮手道“請他到桑園稍等,我隨後就去”

藍曦臣等在桑園中,目光空遠,在滿園綠意環繞下竟有種遺世獨立的傲然,隨侍而來的聶家弟子一直以為藍曦臣是溫潤如玉,氣宇軒昂的。今日一見果然今非昔比,眼下澤蕪君的氣質…更多的卻是孤高。

聶懷桑自藍曦臣正面迎著走來,沒有一絲退縮,也不打算閃躲,就像當初揭開一切的那一晚,揭得那麼咄咄逼人、猝不及防。
可誰知他心中有多麼不忍,在殘忍與不忍之間,一旦選擇了前路,還能回頭嗎?
答曰不能。
既然不能,
那麼無論時光重來幾回,就算此身立於逆境,他都會破風而行的。

藍曦臣看著這樣的聶懷桑,依舊帶著他獨有的孩子氣,可那沉穩的步履,每一步都在告訴藍曦臣——他永不言悔。

藍曦臣最後才仔細觀察聶懷桑的臉,表情嚴肅僵硬,彷彿是來赴死的。
“呵…”覺得於我有愧還要硬撐著擺出波瀾不驚的模樣,還是一樣倔啊懷桑。

他們兩即便近一年沒見到面,可單憑過去的情誼,聶懷桑也能瞬間明暸曦臣哥哥是在笑這樣裝著端著的他呢。

心中的防線鬆脫,裝出的氣勢自然弱了一截,聶懷桑心中鬱悶頓在原地黑著臉不想說話,藍曦臣自知太不給人面子,笑了一陣後,便主動接近了眼前陷入混亂的義弟。

“懷桑,我有話想跟你單獨說”此時藍曦臣左手按在聶懷桑肩上,右手輕抓著聶懷桑,瞳孔緊緊鎖在聶懷桑身上,用只有他們兩聽得見的音量說。

他還有餘力分神觀察著身周的情況,方才他光站在桑園就由許多聶家子弟在警戒,而他無預警抓住聶懷桑後,桑園裡殺伐之意騰升——周圍瞬間洩出八道殺氣,果然懷桑身旁一直有實力不凡的高手。

——可惜,都不是他的對手。

聶懷桑眨眨眼睛,還沒弄明白,藍曦臣就不由分說地御劍而起,走之前沒忘了撂下一句“你們宗主借我一下,不會有事的”

聶懷桑猛地升空下意識抱緊藍曦臣的腰,雙眼緊閉騰地怒道“你幹什麼!”

“不幹什麼,只是想跟你談談,懷桑你別亂動…掉下去你又不會飛”

聶懷桑一聽一口悶氣卡在心口氣得臉一陣青一陣白“……我們非要在空中說話嗎”

藍曦臣“我御劍可以日行千里,你小心別咬到舌頭”

…………

最後他們結伴來到潺潺溪水處,這兒是聶懷桑發現的秘密處所,人煙罕至。

聶懷桑腳一觸地就跳離藍曦臣好幾步,望著清澈的溪水愣神了一會,然後十分自如地脫了鞋就要往水裡跳,被藍曦臣伸手一把攔腰抱了回來——

“誒誒誒,曦臣哥!!!”

藍曦臣將人放到一處乾淨的大石頭上自覺地蹲下來幫他將褲腳捲起來才開口說了自今天見面的第五句話。

“入秋了水太寒,你體虛不準下水,泡泡腳過過癮就好了”

“……曦臣哥哥,你其實很會記仇吧”

藍曦臣嘴角彎起一個弧度,回道“怎麼會呢”

……

…………

——為什麼會是這種閒適的氣氛呢?

聶懷桑手撐在身後仰起頭,腳在冰冷的水裡踢踏幾下,濺起水花,漫無邊際地想著

(啊,好安靜……)

(話說影衛竟然沒跟過來,曦臣哥哥做了什麼嗎?)

——為什麼,不說話呢

(曦臣哥哥把人抓到這就要負起責任來說個幾句話啊)

“你為什麼……”聶懷桑側過頭,垂下幾縷散亂的髮絲,眸中沒有任何光采,恍若嘆息般問道“突然願意見我了?”

藍曦臣此刻也心亂如麻,他也不解自己非要把聶懷桑抓出來的理由,可就這麼回答太無禮了。

於是他說“就是覺得差不多了”

聶懷桑沒懂“…什麼?”

藍曦臣悄然注意著聶懷桑詫異的表情變化,端正神色補了一句“那日之後,我一直在逃避……我只是有種不該繼續這樣下去的感覺”

聶懷桑手仍撐在背後,沒有對藍曦臣的話做任何評價,只是靜靜地當個聽眾。他仰起的面上沒有顯露半分心緒,看似只是望著晴空出神,實則在度量藍曦臣話裡究竟有幾分玄機。

“是嗎,所以你就來找我了啊,那我再換個問題吧,曦臣哥,見了我之後你又當如何呢?”

你是藍家宗主,見了我之後,你能帶領藍家繼續走下去嗎?

藍曦臣道“昔日裡與我最相熟者,如今只剩你一人了……”

自大哥與三弟下葬後,他一直為揮散不去的孤寂感所纏縛,那份無以名狀的淒楚與填不滿的空虛逐漸在心上開了個洞,險些逼得他走火入魔。

直到他又想起了那個懷桑難得認真哭訴著他的不安,並且一再試探自己真心的夜晚。

與朦朧的月色一同淡去的記憶

還有伴著冷漠的月光回籠的畫面

從沒有一次,心痛得如此清醒

此刻藍曦臣站在聶懷桑面前,他不在乎自己的衣物是否浸濕在寒冷的水中,不在意聶懷桑在他靠近時那過份緊繃的肌肉與幾乎停滯的呼吸所表現出的明顯的推拒。

聶懷桑心想他依然能夠以十多年來完美的演技來呼攏眼前這個男人。

但他的心背叛了他,

聶懷桑僅能呆愣地放任藍曦臣的一切舉動。

“已經厭煩無止盡的逃避了,懷桑,騙了我,就那麼讓你感到痛苦嗎?”

這句話成功點燃了聶懷桑埋藏許久的脆弱與不安“你現在是在做什麼……!就算痛苦又如何,我還是必須騙你!利用你來達成我的復仇!可你…你一概不知,曦臣哥,你太容易相信人了!”

“我知道!我也說過的,我以誠待人,若對方不能回我以同樣的誠,那本怨不得別人,只能說緣分太淺;但我們三家結拜兄弟,尚生存者僅餘你我二人,我不願與你的緣就這麼斷了!”

“我騙了你!”聶懷桑搞不懂了,原先他們就該從此分道揚鑣了,這個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我明白!簡直不能更明白了啊……”

——為什麼是你快哭出來了啊曦臣哥,被你抓著的我才該哭吧……。

“我不會討厭你……我答應過你,若有一天你騙我了,我會相信你是有必須騙我的理由,我不會恨你,你還記得嗎?”藍曦臣伸出手溫柔卻不容拒絕的捧著聶懷桑的臉。
這張稚氣的臉寫滿了驚慌、茫然、無助,難以置信等等複雜的心情,他盡收眼底。

聶懷桑眼眶紅了一圈“你說不恨我…你怎能不恨我……”

藍曦臣哽咽回道“我不想、那是因為……在恨你之前,我更想抓緊你,我…… ”

所有的痛苦,都源於心中那卑微的感情,
現實破滅之後,也無法再如過往那般將這份感情置之不理了。

所以,懷桑,我懇求你,
好好的面對我

……
………
…………

這一次,依舊由聶懷桑按緊了那雙駐足雙頰上的溫暖的令人沉醉的手,泫然道:

“你不是早就牢牢抓住了嗎”

在那個一切都晦暗不明的夜晚,相信我不會迷失本心的你——就是我第一次想要與其緊緊相繫的命運之人啊。

fin(≧▽≦)

說一下關於醉的小小私設吧,我有嘗試透過上一篇兩人的互動來描寫,不知道看文的親有沒有發現,其實這篇筆下的曦懷是對對方隱藏了心意的雙箭頭喔。

只是多年前(〘醉〙那一篇裡)

懷桑決絕的認為他為了報仇其餘不作他想
而澤蕪君藍曦臣有藍家的義務要盡,總之是有很多現實的考量,所以都選擇了這種彼此試探與安撫的相處模式,所以明明有很多親密動作的描寫,卻沒有更進一步的感情表示(。>﹏<。)這一個續大概是想補足他們的遺憾吧

❤(ӦvӦ。)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們,這麼不成熟的文筆真的很ooc

QAQ曦懷這麼冷我只能自己自足,所以同萌們可以盡量留言之類的,交流交流腦洞麼麼哒(≧▽≦)

评论(2)
热度(21)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