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

寄予厚望(懷桑相關)

梗:要看包子脸的怀桑拽着蓝大衣角喊涣哥哥

§提醒:繁體字,ooc,還有明明是個萌萌的梗我卻寫得這麼正經,OTZZZ對不起。。。

§時間線設定在射日之戰前的一次清談會,我想那時應該還沒有三尊跟結拜所以沒有出現三尊這樣的詞(出現了的話那是我可能沒改到。。。)

§情人節快樂!!!此篇其實不涉及cp。。。比較偏正劇向,我私心的cp應該是曦懷,然後帶一點聶氏骨科?tag我還是打上,不萌的注意避雷

以下開始

幽靜的藍家,在某個特殊的日子一反平常地十分熱鬧。

每隔幾年就會在姑蘇舉行的清談會,是藍家上下少數幾次能在自家嚴謹拘束的道壇上見到最多外人的時候了。雲深不知處裡從各家被送來調教的公子們,對窗外彷彿觸手可及的廣闊江湖,快意詩酒,往往充滿了嚮往。

到底是少年心性,即便受過最正統禮節訓練的藍家門生,在這一日仍舊難掩興奮之情。

這是近距離與修真界最頂間之人共處一方天地談經論道的好機會,若機緣尚好得高人指點,修為或可提升數個層次。

仙家名門所出的公子們對這樣的情景已見怪不怪,就連那人人稱羨的玄門仙首的身姿,對他們來說也不過就是那樣而已。

套句現在人在前堂的魏無羨說的:老子總感覺一年四季都在見面,每次見面卻還要來句久疏問候近來可好。說真的,什麼清談會都比不上逍遙日子來得快活呢!

聶懷桑深表認同:魏兄說的是真理啊,他們都那麼優秀,我平庸的往人群裡一塞就看不見了,搞不懂有什麼好見的,人人都往前擠......。

其中一人笑道:“魏兄那樣說是嫌交際麻煩太客套,懷桑的話,依我之見,你是怕課業太差見了又要被你大哥訓話才躲來我們這的吧!”

聶懷桑羞赧道"你你你們......還有沒有一點同袍愛了!這種事心照不宣即可,就不要特地大聲揭穿我了!"

"是是是,你怕給你大哥聽見,回去又跪祠堂了?"

“哈哈哈哈哈哈.....”

一道溫潤的嗓音適時插入了少年們打鬧的嘻笑聲中——“今日不必聽課,你們幾位倒是偷了個閒,興致不錯”

是澤蕪君

澤蕪君身旁還跟著一板一眼出了名的的藍忘機,那張美的過分的臉如罩了一層霜,目光冰冷的看過每個人手上的酒盞還有藏在聶懷桑腳邊已開封的酒壇。

藍忘機眉頭一皺準備發難,有人不知是否酒湯下肚壯了膽,竟回道“今天難得放假,我們小喝兩杯而已!”

換來的當然是一句冷冷的“雲深不知處禁酒,沒收,領罰”

聶懷桑拿眼神眨巴眨巴地盯著藍曦臣,藍曦臣本想無視他,末了歎了口氣緩頰道“好了忘機,反正難得就通融這次。我來這裡,主要是來找懷桑的。

“我?”

“是,就是你,懷桑,你怎麼不來給你大哥打聲招呼呢”

聶懷桑扭扭捏捏走出來道“你們說話我也插不上嘴啊......”

藍曦臣看他絕望寫了滿臉,哪裡不知道他是怕他大哥,不由分說拉過人的手“插不上話還是應該去見見,你們兄弟兩一年也見不上幾次,大哥很是掛念你。這是為人晚輩的禮儀,莫要落人口實,你們也是,對你們來說清談會不稀奇,可對別人來說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聶懷桑乖乖任憑藍曦臣抓著,自他開始出入雲深不知處聽學,這樣的情景已是家常便飯了,每隔幾年就要上演一次。

——那是比現在還要再小一點的懷桑,因為初來乍到不熟悉環境總纏著唯一的熟人藍曦臣,而那時的藍曦臣也才剛接手家主之位,對諸多事務皆很陌生,兩個心境相似的人就這麼越走越近。

長兄如父,藍曦臣可沒少照顧過小孩子

聶懷桑課業偷懶考核沒過時,最怕遇到「恰好」來出公差的聶明玦。這時小孩子率真又直接的那部分便展露無遺,聶懷桑會狡猾地躲起來等著他來找,然後可憐兮兮地喊著“藍渙~”“藍渙哥哥”“渙哥哥……你可要幫我啊”

——一邊緊緊拉著他的衣角,彷彿只要藍曦臣說出個"不"字,這孩子就會賴在原地不走,順帶不忘拉著他這個擋箭牌。

時間久了,藍曦臣也懂得在聶懷桑反抗之前自己先抓住他的手拖去見他大哥。

......

是說聶明玦明明從未過分責罵他,懷桑實在不用每次都這麼害怕。還有一次聶明玦僅是面色不鬱沉默良久後便拍拍聶懷桑的肩道“懷桑再努力幾年,大哥保證聶家定有你一席之地”

藍曦臣目光閃過一絲驚詫,他知曉清河聶家有些人看不慣聶懷桑軟弱無力的氣質,處處對其冷嘲熱諷。
甚至有人當著懷桑的面說過“幸好聶家還有聶明玦,否則若是聶懷桑坐這家主之位,聶家可能要亡”這樣的話。

但即使如此,聶明玦仍然說“ 聶家定有你一席之地”。

那時藍曦臣便明白,聶明玦有多麼珍惜這個幼弟,就如同他待忘機那樣,總希望做哥哥的能被弟弟依靠。

他抓著聶懷桑的手下意識用了力

懷桑,你是這樣被我、被你大哥疼愛著的,我們都知曉你並不軟弱,並對你寄予厚望,所以懷桑......快點長大吧。

fin

(長大後就可以發展各種關係以及不可描述了)

我胡言亂語www

评论(3)
热度(27)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