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喜歡的cp就會好好產糧(≧▽≦)平時根本透明人,學了法律當專業,每天都會很心累…

雙聶『已無所求』(短篇完)

前情提要(X

復健手感
(研究所什麼的果然是沒考上呢,於是乖乖回來填坑了,喜歡聶家的小天使們想不想我(≧▽≦)(←滾

這個很短,回復一下寫文的手感( •̀ㅁ•́;)

(短的我都羞愧了_(:3 」∠)_

OOC常存我心,專注搞事情

*正文開始↓

『已無所求』

聶懷桑在懂聶氏忠義之前,最先學會的——是仁孝

一、
那是聶明玦帶著他一起主持聶家的祭刀大典,時仍未長開的青年,跪得端正自傲,斂眉輕念祭文,眉眼間滿是敬意。

第一次參與全程,聶懷桑在家門全族弟子的注目下,與大哥相傍跪在最前,聶明玦耐心地拉著他完成一個個儀式,教導他不能忘本、要盡忠孝;要匡扶世間、除惡揚善……聶懷桑拉拉聶明玦的手,盯著大哥軟軟地道“我們要一起”

聶明玦一愣,淺笑道“對,我們一起,團結同心”

聶懷桑點點頭,記住了團結這個詞。

當聶明玦抬頭望向一字排開的牌位朗聲將振興聶家、不辱家紋,誓同日月相爭輝時,彷彿就註定了未來那名揚玄門的赤鋒尊。

那時懷桑還未深刻的感受到天賦的不公,只覺得大哥看向的遠方,很令人嚮往。

二、
隨著年歲漸長——

有一天,發現再怎麼努力都總是差人一截,聶氏刀法講究的霸氣與煞氣自己一樣也沒有,對於書卷畫紙風雅小物的愛好甚至高過修煉心法時——

無能同其他聶家子弟或門生去夜獵樹立功名,聶二公子在聶家的處境越加地尷尬,即便門內規約嚴格,弟子多不敢議論,可長輩間的流言蜚語是擋不住的。

射日之戰後,清河聶家聲勢大起,大哥成為三尊之一,經常忙得三天兩頭見不著人,開始有些不長眼的人會當著聶懷桑的面冷嘲熱諷起來。

“懷桑……你這個樣子以後如何扶持你大哥”

“幸虧家主是個能人,否則要像是二公子那般,聶家可能真要亡”

嘻笑聲此起彼落

同輩之中亦有躲在暗處幸災樂禍者

聶懷桑聽罷這些話也不生氣,搖開折扇撇了撇嘴,旋身離開,悄悄地記住了這些人的臉。

心道:還真是一個看實力說話的世界。

曾經聶懷桑眼中的世界,是一日有大哥在聶家就一日不倒,只要兄弟同心,浩渺塵世,自有他的容身之處。

三、
誰想變故只在朝夕之間——

聶明玦於清談會上走火入魔,無人壓抑的煞氣篡天而起、理智盡失的赤鋒尊手持長刀,面貌瘋狂、渾身欲血。

僅聶懷桑發現了,那樣神智不清的大哥死前拼命地朝他伸出手、向著他走來卻......直到最終都未能回到他的身邊。

自大哥那蹊蹺而慘烈的死後,聶懷桑的眼中的景色就如同長河落日,滿目赤紅——

那是大哥暴體而亡的血色;
那是熊熊燃燒著的忿恨:
那是兄弟間。。。再不能比肩同行的冀求。

宗祠祭祀的責任終是落到了他身上,

世上似是再無人能同他談起團結一心。

獨身一人頂起這一方天地,

沉,真沉吶......。

四、

最終

聶懷桑的智謀終是在這修真界大放異彩,此人目光深遠城府之深,更在許多仙人之上。

蓋棺論定後,世人對這樣一位智將著實褒貶不一,

有人說他貪;
有人說他惡;
有人佩服他的縝密;
有人欣賞他的手腕。

只有極少人知曉他的忠義,除了聶家

聶家子弟便說起了這段故事

「曾有人問 :但問平生何所求

聶宗主——「        」


(fin)









评论(2)
热度(17)
  1. 墨羽之鳶伊恩菲亞 转载了此文字

© 伊恩菲亞 | Powered by LOFTER